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藝

李三生:漂浮人家 九十五

2020-11-25 17:21:35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李三生
點擊:    評論: (查看)

  容齋隨筆載,白公詩云:“已開第七秩,飽食仍安眠”,無長病,無大災,實為人生樂事,透徹者,洞悉者,世事自外也。得此不易。有人說,歲月無情,一個無論多么活躍的人物最終都得退場。有些事一轉身就是一輩子。這是兩個意思,說的是人和事,,,,,。眼見得,撩云撥雨幾十年,春花、夏雨、秋實,冬韻,如此這般美好的影像,在有些人那里,卻一點點地變成了傷春,苦夏,悲秋,畏冬的心境,曾經的大好青春年華,在歲月的磨礪下,逐漸卑微委瑣起來,為了生存,什么人格,什么良心,什么道德,什么公序良俗,統統一邊去吧。

  細思起來,原因無他,不徹,不悉,不能自外矣,委實令人不由得一聲嘆息啊。那些自覺不該如此的人,尚可在內心里有一絲羞愧,有時不是那么踏實,因而低調了不少。當然低調的人不能說人家就是做了什么虧心事。而做了虧心事以后,仍然能夠心安理得腰板挺直的家伙,則是一以貫之的硬氣:我不如此,別人也可如此,有什么虧心?不但我這樣,誰不這樣,我還要抹誰一把黑呢!現在想起來,這大抵也是一種家風的熏陶和上輩子人的遺傳吧。

  林溪莊園出資,把跑馬場邊上的魚塘子修好了以后,立刻整體轉給了董村。董村在魚塘子邊上立了個牌子:西大樵漁場。起了營業執照。董村從林溪莊園借錢,把附屬餐廳按自己的方案,又重新修了一下。生意很不錯,每天從城里來此地釣魚的人,平常能有六七十個人,趕上節假日,又是另一番景象。一二百人能把魚塘四周圍得滿滿當當,再加上帶家屬的釣客,不釣魚只是在一旁看著,也有嗚嗚洋洋人滿為患的大觀了。

  生意之所以這么好,主要在于魚塘的塘底是平整的,有利于愛拼釣餌的“技術釣”的發揮,不像水庫那里容易被石砬子切鉤切線。另外路也近,好走,好停車,能吃飯。餐廳雖然沒有林溪莊園火爆,每天也有幾百千把塊錢的收入,董村的村長董嶺,曾經幾次說過,很看好這個魚塘的收入,以后有了活錢,能讓村子有條件發展點別的項目,言談話語之中,對林溪莊園的感激溢于言表。開張三個月,魚塘還清了林溪莊園修魚塘的八萬多塊錢,以及為 擴大餐廳而向林溪莊園借的三萬塊錢,倆者算是徹底沒有關系了。

  幾個月以后的十月份,看見村長董嶺,聊起西大樵魚塘,說起那里的火爆,村長的臉上已經沒有什么喜色了。幾經詢問,才知道,魚塘和餐廳已經被別人整體承包了,承包費每年區區三萬元。承包的人,據說就是兩個作偽證誣告“遭奸污”的女人之一,一個黑得不能再黑,像墨一樣的女人。而他的男人似乎是來過九號院,我見過的“七個扶貧局長”之一,記得也是當時唯一一個帶了副眼鏡的局長。李工曾經問村長,這大概不是村里的主意吧?這不公平啊!她一個城里人,怎么就能夠到這里承包魚塘來了。這么低的承包費,村里那么多的窮人,為什么不包給村里人?何況我們當時是為了幫助村里的工作,不是為城里人掙大錢創造機會。張姐姚偉也都是有些憤憤不平。我和老黃知道了,沒有說什么,畢竟轉給村里了,人家有權隨意處置。老汪說,看看老魯知道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

  一月中旬,那個黑女人和兩個西大樵魚塘餐廳的廚師來林溪莊園吃飯,經大槐子指點,第一次見到了黑女人。那是真黑啊,實屬關燈看不見,開燈好刺眼那種,一般人曬是曬不出這種效果的。如果誰在樹下跟她接近,被別人以為是在啃樹皮是大概率的事情。外黝黑以鱗皴,內烏白而橘糙,按老輩子人的說法,是肝壞了。這樣的人遺傳,壽命一代比一代短 。那兩個廚師里的一個跟大槐子說,黑女人讓他們承包餐廳,一年要六萬塊錢的承包費。今天過來是看看林溪莊園有什么菜品可以移植到魚塘餐廳去。大槐子腦子夠用,沒有給他們潑冷水,只是說愿意學什么他免費教。飯吃到半截,黑女人突然以手遮臉,迅速起身離去。兩個廚師不知道怎么回事,告訴大槐子身上沒有錢,是黑娘們兒帶他們來觀摩的。大槐子說:“誒,別叫黑娘們兒啊,叫老板。”讓他們踏踏實實地接著吃,吃完了電話老板,有什么事情再說。

  事后知道,是黑女人看見了來買烙餅的亓靜慧的老媽。心里有虧,自然是立馬溜之乎也。和亓靜慧老媽聊起來,不過是輕描淡寫地說:“這個女人,當時也是個孩子,為了能夠被推薦上高中,受人唆使誣告自己的老師,能夠理解。”搞笑的是,后來她已經結婚了,也知道老師在申訴,還要和別人大大咧咧地說,那個xxx就是奸污了我。是在什么地方同時奸污了我們兩個(同學)。有人曾經問她男人,為什么要娶這個女人,為什么不生個孩子。還有人追著黑女人問,什么是奸污,當時是怎么弄得?控訴控訴吧,反正你也不在乎,說說當時的詳細過程吧。連孩子們受了大人們的影響,也會追在她身后,使勁地喊,講講吧,講講吧!若有黑女人感覺實在有些臉上掛不住的場合時,也會站住,返回身來向孩子們追去,此時孩子們便更加興奮地笑著,“轟”地一下散去。

  元旦的時候,老魯說,事情他都弄清楚了。黑女人的男人,原先是農機局的副局長,名叫劉樹清,被抽出來到鎮里扶貧。知道了林溪莊園把“西大樵魚塘”轉給了村里,覺著有油水可撈,就聯合扶貧小組的另外六個人,盤算著怎么下功夫把魚塘接過來,賺一筆。幾個人都不愿意參與,認為如此操作與扶貧工作相悖,實屬不合適,遂將此事上報,并且在聊天的時候詳細告訴了老魯。據說是有一個副市長的老婆,把一塊價值一千塊錢的什么玉石掛件,以六萬塊錢的高價賣給黑女人的男人劉樹清,以后副市長的態度就曖昧起來,先是對反映不言不語,后來甘脆說應該表揚,這是一個“猛子”扎下去,搞實體扶貧,大家可以向他學習。不但如此,黑女人的男人,在公款吃喝受處分以后,還從扶貧小組又回原單位農機局上班了。雖然還是副科級,但是一杯茶,一盒煙,蜘蛛紙牌,梭哈連連,游哉悠哉,賽過神仙。農機局,哈哈,有幾個農民買農機啊?

  老魯說,想幫助村里把魚塘子拿回來是不容易了,承包合同一簽二十年,反過來又被這兩口子,不知道是怎么疏通的,用承包經營權作抵押,從合作銀行貸款一百一十萬,在哪個小區買了兩套房,很多人都知道。有人問過黑女人的男人,扶貧工作那么賺錢吶,有什么竅門也給大伙兒講講吧。其人理直氣壯,我所作的都是合理合法的,程序公開,一點都不違反政策,什么以權謀私,x副市長還號召學習我呢。在林溪莊園那塊租房的城里人沒球點學問,連個謠都造不好。底下瞎傳的人,還是學習學習副市長的號召吧。

  我們幾個人基本清楚了是怎么回子兒事情,心里不平也沒有什么辦法,扶貧過程里,還能趁機把自己的事情辦得很好,名正言順的撈上一把,算是很那個了。老黃說,林溪莊園,冷水魚基地要是交給地方,最終也是落在個人手里,那是跑不了的,很多事情的發生,跟一兩個人的道德品質無關。還記得農業稅免收那一年 有人鑄鼎嗎 ?把得不償失的稅收免了,就認為是給農民天大的恩賜,是幾千年未有的大仁政,剝奪了農民致富的機會,叫一個猛子扎下去,搞實體扶貧,這全在于怎么去說,怎么去宣傳啊。春節見到市委書記和市長,我曾經提起這件事情,書記只笑不言聲。市長也只是一邊喝茶,一邊輕描淡寫地說,“事情不是過去很長時間了嗎?”

  特么地,你好我好大家好,今天天氣真不錯。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娱网棋牌步步为赢官网 莱特币价格直逼300 广西省3d彩票销售情况 pk10牛牛害人 七星彩走势图大星 竞彩比分直播新浪 二人麻将胡牌番数 365排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澳洲5分彩走势图 伟博娱乐城真人百家乐 pk10大小单双计划网页 南昌股票投资公司 上次福彩中奖号码 香港赛马会官方域名 中国福彩手机版刮刮乐 宁夏11选5技巧 兴业银行私人理财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