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藝

李三生:漂浮人家 九十二

2020-11-19 17:43:30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李三生
點擊:    評論: (查看)

  鵝訝今年之雪,魚嘆此時之寒。林溪莊園的小伙子過來給藕池砸了幾個窟窿,為的是不讓魚兒缺氧??纯幢?,冰面已經有十公分厚了。提醒他不要到冰上去。砸了幾個窟窿以后,小伙子嘴里自顧自地念叨著,對不起了,晚砸了幾天,現在應該差不多了。把冰镩拿到墻根底下,準備走人。幾條大魚在冰窟窿那里吧唧水,圓圓的眼睛,不眨一下地盯著小伙子,似乎是在表示感謝,又似乎是嫌冰窟窿少了,吧唧吧唧的好像是告訴小伙子,差不差得多,應該是我們說了算,要不是你們不勤快,我們至于這么缺氧嗎? 自己的活兒,不先主動干好了,讓我們在缺氧狀態下掙扎了這多時日,然后主動自責一下,心里就坦然了,完了還是什么也不干,是不是覺著我們智商低啊?聽說你們人類現在要飯,撿破爛,都有經濟人了,這都啥溫度了,是不是忘了還有我們這些魚,甭說新聞發言人,經紀人,代言人,連個替說話兒的都沒有,太過了吧你們!

  小伙子看了看這些魚,心里話大概是,沒把你們煮了就不錯,還敢嫌這個嫌那個?晝游乎江河,夕調乎鼎鼎,配之以酸咸,就是你們的命,懂不懂?小魚們知道惹不起,一片一片的縮浮在冰碴子底下,各自平靜地吧唧水吸取氧氣,時不時地還擺尾碰頭的互相交流一下:咱們都是小魚,魚微言輕,屬自生自滅一類的,受不到重視,讓大魚代表我們吧,我們負責配合。一條大魚不服氣,往上躥了躥,使勁吧唧了幾下嘴,似乎是在說,我們就是身上沒有活錢兒罷了,若有錢時,你們這些人,難道不會搶著來給我們喂點魚食嗎?那樣好歹我們也是飽死鬼呀!天知道以后你是不是能輪回成一條魚呢!小伙子又瞥了一眼那些魚,似乎不屑于知道群魚擠在冰窟窿那兒在想什么,只是心滿意足地哼了一聲,轉身踩著雪兀自離去。大魚再次躥出水面半個魚頭,使勁吧唧了幾下,喃喃自語,可能是在嘆氣,唉,下輩子我若有錢了,早早去會所跟小母魚們談理想,絕不再來這里。眼見得是怨氣滿滿。

  我只是看著,并不能參與進去。

  老哥推著小車過來喂豬,問老哥,“早上喝點茶沒有?”老哥說,"沒有顧得上呢"。馬上在水房沏好了茶,等他。端給老哥一杯新沏的茶,坐下,我說道 ,"馬上就陽歷年了,今年的春節是一月二十八號又挨得這么近,我覺著現在可以陸續殺豬了?,F在九號院有六頭豬一百多斤了,都可以殺了,剩下的一頭母豬,也弄你的院子里得了,也省得你兩個院子來回跑。"老哥說,"是,弄過去吧,確實方便。其實您這院子里,冬天也不用再養豬了,明年它要產仔的時候,我再把它轟回來,產仔了我接著過來喂。養大了,您說宰幾個就宰幾個,不就完了么。以后我也每年給您五六只,把它們叉開,夠分量了隨時宰。” “行啊,那就這樣定了吧。還有這六個豬,不要一塊兒殺,隔幾天殺一個,動靜還小點兒,也方便處理。”老哥說,“行嘞,星期一,二的就開始宰豬,客人少。”

  中午吃飯,說起準備殺豬,老黃老汪都說,六個豬多了吧?一千多斤呢!我搖著頭說,不一定到哪呢!豬頭,豬蹄,下水,都是林溪莊園的,凈肉也得給一大部分,算是回報林溪莊園給咱們的照顧吧,剩下幾百斤,大家分一分,多點少點的,就處理了。老魯也要分一份,他弟弟一直供著飼料,也得給一份,幫助咱們的人不能忘啊!老黃說,我看盡量不要弄得人人皆知。有些人,不給沒事,給了有麻煩,今年給了明年不給就有意見,給多給少的,也能給你分出遠近厚薄來,要慎重。老汪也說,是啊,心里要有個數,千萬別好事情沒有好結果,現在的人和事情都比過去復雜。拿慣了白拿的,就認為是天經地義你必須給的,成了你的責任了。老黃又說,給你出個主意,不主動白給,春節以前,誰來看你,你就用豬肉回贈,那樣就沒毛病了。我表示他們的話我記住了。

  星期一一早,老哥和林溪莊園的三個壯小伙兒,推著小車過來裝豬。亓靜慧的媽跟著過來了。打招呼問好之后,她第一個進了豬圈,看準一只豬,往豬的脖子后邊兩指一“點”,豬的身上一哆嗦,立刻不動不叫了,又用腳一蹬,看著豬躺下,才讓老哥他們過去把豬的腿綁上,然后把捆好的豬往車上一抬?;氐嚼细绲脑鹤?,看見煮豬食的大鍋里,熱水已經快冒泡了。把豬抬到案子上,擺弄好,老太太又是一點豬的后脖子,豬立刻就瘋狂嘶叫起來。老太太說,稍繃一會兒,讓它把血流勻式了再下刀,聲音中帶出不容置疑的權威感??粗綇N房里抓了一把鹽,灑在接豬血的盆子里,這才站在準備一會兒掛肉的架子旁邊。

  殺豬,可不是見天都能看到的,那是鄉村里的一道風景,既有緊張,又有樂趣。老哥殺豬沒有什么故事,倒是老太太的兩次“點擊”驚著大伙了,說實話。老哥看得也是無話說,心里應該是有恐懼感的?,F在,他只是一邊擦汗,一邊喝茶,時不時的瞟一眼老太太,又馬上把眼光挪開,去看亓靜慧。亓靜慧站在房間門口沒有上前來。她和我打招呼,我勸她,回屋子里去吧,看這個干什么??匆娎细绱┲z皮圍裙,嘴巴叼著刀,用身子抵住豬頭,左手使勁地勒住豬下腭的時候,趕緊和老哥說,弄完了看看,你這兒愿意留下的就留下,剩下的送八號院去就行了。說完趕緊轉身走了。我不愿意也不敢看,虛偽加膽子小,何況還驚著了。

  殺豬,很古老的營生。人要吃肉,就要殺戮,就有屠宰。就職業而言,沒有貴賤之分,也談不上什么人性的殘忍。人為什么要吃肉?因為需要肉提供營養。用萬物的生命,來滋養人的生命,這是人性與生俱來的東西。小時候在農村,工作以后回農村老家,都碰上殺年豬,那是個大事。一年上頭,除了婚喪嫁娶這樣的紅白喜事,就數殺年豬隆重了。那時候,尤其七,八十年代,一進臘月,家家都要殺豬。再往前,農村人平常沒什么好吃的,很多時候油腥也見不著,過年吃豬肉是最奢侈的享受了?,F在,養豬殺豬都是規?;?,很多地方不讓農民在家里養豬了,集中屠宰也讓殺豬過大年的隆重感,儀式感淡化甚至消失了。而最令人感到遺憾的事情,是現在的飼料豬肉,既貴又沒有肉香,不吃還不行。曾經注意過,現在的年輕人,吃飼料豬習慣了,一旦給他吃農民飼養的土豬肉,他反而吃不慣,說吃著香,嚼著硬,不容易消化。

  來到林溪莊園(八號院),和姚偉商量,今天中午,餐廳給老哥一家和大伙做一頓殺豬飯,讓大槐子安排幾個菜,大伙熱鬧一下,豬肉和豬頭什么的,給餐廳了。姚偉聞聽也是喜氣洋洋地,連連地說,放心吧,一會董國槐到了,我跟他說。中午圍了一個大圓桌。大槐子的肉菜做了不多幾樣,量大。高壓紅燒肉,高壓燉排骨,梅菜扣肉,溜肝尖,小炒里脊肉,爆腰花,都是用鮮肉,還有白燉肥腸,麻辣肺頭,又給配了幾樣蔬菜。飯桌上大家盡興足吃,老哥陪著老黃老汪喝了點酒,臉又紅了,一反常態的是話卻不多,還老是用眼睛去瞟岳母娘,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估計老太太的手指頭真把他嚇著了。

  亓靜慧和她老媽,我一直覺著有神秘感。老太太不經常去我的院子,每次碰上都是客客氣氣地,微笑著對人,唯一的感覺是說話中氣足,聽不見說什么多余的話,似乎內涵著很多東西。雖然神秘,我并不想主動去探問,誰還沒有點兒自己的私密。第二年,那個承包跑馬場邊上,林溪莊園轉給村子里的魚塘(西大窖魚塘)的黑瘦女人,來到林溪莊園吃飯,看見老太太以后,嚇得拔腳就跑,聽別人議論起來,才約略知道了一點兒她的過去,嚄,果然是個有故事的女人,令人佩服的女人。

  中午大槐子沒有吃幾口,話也不多,下午看上去就有些發顳,問他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合適,言說可能凍著了。老汪給拿出兩盒板藍根沖劑,老黃說,先喝上,實在不行送你上醫院。老黃和老汪對大槐子的印象都很好,聽說他不舒服,都過來表示關心。大槐子說已經喝了,沒有什么作用,可能不對癥。老哥知道了,回去念叨,那個老太太過來,把了脈象,在大槐子后背的兩個穴位上摁了幾下,說不嚴重沒關系,一會就好了。果不其然,晚上下班回家的時候,他已經又咧嘴笑了。我看著那兩盒板藍根沖劑,琢磨著,傳說得神乎其神,也不是萬能藥啊。不管什么好藥,也需要對癥,不能病急亂吃藥 。想收筆了,就來一首小令吧:

  《天凈沙·》 冬蟲夏草蓮花, 清瘟涼血霧化, 溫病腫痛嘶啞。終南山下,板藍根是贏家。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娱网棋牌步步为赢官网 管家婆精选四肖期期资料 qq空间捕鱼王在线玩 三国志麻将无双 成都麻将怎么玩 一分彩开奖结果在哪有 快乐十分湖南走势图表 云南11选五5前三开奖走势图 银河棋牌一共有几种 981棋牌能提现吗 上海天天彩选四走势 江苏快三遗漏数据查询 排列5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天才麻将少女真人 能上下分的麻将 七星彩论坛开奖结果 最准确的两肖四码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