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藝

李三生:漂浮人家 九十一

2020-11-17 17:40:32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李三生
點擊:    評論: (查看)

  剛剛坐好了,端起酒杯,院子里的鵝群一陣騷動,起身推門一看,老黃夫人和老汪夫人,說著話進來了。老黃夫人還是那么精致,那么雍容,氣質滿滿,韻味十足。在她這個年齡段里,永遠處在優雅的制高點上,隨時準備為社會和時尚的發展,努力地引領什么。今天上身穿了件紅色皮衣,黑色的毛領兒。那毛領兒上的毛針兒,根根發亮,每當黃夫人微有動作時,就似有幾束亮光在肩頭配合著來回滑動,應該是一件價格不菲的皮衣。老汪的夫人是第一次見面。中長羽絨大衣,配一條深色條格的寬大圍巾,額頭飽滿,眉毛彎淡似無,標準的“螓首蛾眉",眼睛很大,鼻翼兩側有長期戴眼鏡壓出來的痕跡,略微有點兒眼袋,親切、隨和,端莊大氣的面容,很有親和力。只需看上一眼,便知是知識分子無疑。聽老汪說過,檔案局副局長,退休了。

  連忙錯身讓進來,和老黃夫人打招呼,和老汪夫人握手客氣,搬椅子請兩位坐下。老黃夫人說,“誒呀,您養的鵝真厲害,鹐著她的羽絨服不撒嘴,還是兩三只一塊兒追人,還會用翅膀抽人呢,這要是個小孩,還應付不了了。”我給倒好了茶,遞過去,問道:“您二位吃飯了沒有?”黃夫人說:“吃是沒有吃呢,一會兒在后面餐廳吃點兒就行了,不影響你們喝酒聊天。過來是劉大姐頭一次來,想看看院子,看看房子的,參觀來了。”一聽還沒有吃飯,馬上又添碗筷,“就一塊吃吧。有得是羊肉,吃完了和我們沒的聊可以先走。”大家挪挪椅子從新坐下,又倒了兩小杯酒,這才開始涮肉。

  幾口肉吃下去,我說,“那鵝吧,是我養的,不到一年成陣勢了。每天昂昂昂地叫喚,誰都鹐,我喂它,它也鹐我,它們不是給我看家呢,是在保護自己的地盤兒呢。這就是清清楚楚地‘尾大不掉’‘養鵝遺患’,是一股割據勢力,將來是要和人分庭抗禮的。”大家都笑了。我接著說:“為什么幾只一塊追著鹐人,抽人,有帶頭的唄,就是在群起發泄它們的不滿,是在恐嚇大家。它們這樣做,破壞和諧穩定的九號大院局面,我已經設好一計對付它們,叫做‘竹筍燉鵝’,不日就要實施,歡迎在座的各位蒞臨指導。”大家又都大笑了起來。

  老黃臉帶笑紋,一本正經地說:“如此,也應該先禮后兵,給它們一個表達訴求的機會,不教而誅的那一套不好,略顯殘忍,我們也看不下去不是。”大家全都哈哈大笑了起來。我想了想,也鄭重其事地說:“是啊,我們都是仁慈的人,等到那一天,可以捂著眼睛,留一條縫看著。‘竹筍燉鵝’之后,盡量表達一下我們內心的同情與悲傷。”嘻嘻哈哈地嘲笑了一會兒只知道傻叫的鵝,我說:“咱們剛才的嬉笑,不要讓鵝覺著虛偽殘忍才好啊!幸虧它們不懂說的是什么。”黃夫人聞聽說道:“呦,心思真重。不用想那么多,鵝就是鵝,它們永遠是一刀菜啊!”劉大姐說,“你們說的已經超出菜的層面了,不忍看到動物“觳觫”,又想吃人家,也只好如此了。雖然確實有些虛偽,但也是最好的處置了。養肥了不殺,誰能做得到呢?”老汪一直慢條斯理地吃羊肉,現在才接著話頭兒說道:“漫天大雪,暖暖呼呼地涮羊肉,嘴里‘殺,殺的不停,煞風景,建議還是說雪天,說風土人情吧。”大家都說,同意,翻篇了。

  酒酣耳熱,意興盡起。我雖然沒有喝酒亦覺身上熱涌,頭臉發燒。聽了老汪的話,遂將多日來,有關當地人過于平靜淡定的疑惑,講給大家。老黃也提起,在水庫邊的小重山上,發現有一幅紅色白字橫幅,是宣傳要怎么樣“勤勞致富”的,清清楚楚地是沖著基本沒有人去的山里邊掛的。這是給誰看呢?老汪說:“這可能是布置下來的任務,掛上就完成任務,有沒有作用,不是直接掛橫幅的人考慮的事情。照片一拍,回去交差。其實,勤勞是不可能致富的,窮人里邊不勤勞的實在不多?,F在連主流媒體也不怎么提了,誠實勞動已經被當做沒本事的代名詞了。”

  喝了口酒,老汪仍然是一副興猶未盡的樣子,又接著說道:“幾千年了,勤勞種地能有多少人富起來啊,絕大部分勉強溫飽而已,一個人幾個人的,能力有限,自由經濟下,社會相對穩定,老百姓日子還能好過點兒,稍有飄搖,再加天災人禍,就只剩下嗆水的份了。今天的社會也是,老百姓沒有犯過任何錯誤,卻承擔了完全不應該承受的某種代價。順民社會,有人做‘公仆’,有人做馬牛是不公平的。說絕大多數領導干部是好的,沒有人信了,也很少關心,更多的只是沉默,從而達到了一種脆弱的平衡。子女的學費、一場疾病、甚至食品價格的上漲都可能成為壓垮這種‘平衡’的最后一根稻草。老百姓無力改變這些,時間長了,無悲無傷,麻木以對,就是自然的了。我看,要想有所改變,十個口號,不如一個切實可行的具體措施,政策跟上,措施可行,剩下就看具體工作人員怎樣操作了。浮在上面,給底下劃杠,限期完成,表格上考核,數字說話,其實是在堵別人的嘴,老百姓是不會太熱心的。但是互相糊弄,吃虧的永遠是老百姓。”

  話題有點兒大,略顯沉重。老黃說,您的看法是正確的。您再說說對“淡定”的看法,集體淡定,這是不是一種聰明和智慧,是不是一種無聲的反抗呢?老汪慢慢悠悠地說,這就如同人得了病,小病買幾片藥,大病就硬挺著,聽天由命,他們的反抗,與其說是一種“反抗”,不如說是一種毫無希望的“掙扎”。要談這個問題,應該結合當地的文化傳統啊,風俗習慣啊,自然條件啊,生活現狀啊,以及當地政府和領導在群眾中的威信,等等,通盤考慮。農民相對集中居住的村莊往往都有很長的歷史,幾百年歷史的村莊比比皆是,最長歷史的村莊甚至有上千年。這些歷史悠久的村莊,都具有自身的文化習俗,要想說出一些道道,恐怕要下功夫調查研究了。何況有些事情,科學解釋不了,只能玄學解釋 ,當然這是閑聊而已,不一定準確 。老黃還要說什么,我搶先說道,既然那么復雜,不如說些別的,話頭起得不好,在我,以茶代酒了,敬一杯。遂把話題叉過去了。

  我問老黃,這么好吃的羊肉片多少錢一斤?老黃說,不到四十塊錢,還行吧?我再問,騎馬去山里玩,還算數吧?老黃反映有點慢,看著我眨了眨眼睛問,羊肉片和騎馬有直接關系嗎?說完了就 哈哈大笑說,你這家伙,跳躍得也太厲害了吧?大家也都笑了起來,房間里立刻又有了輕松愉悅的氛圍。我還沒完,跟著又問,四川的朋友還好吧?老黃看著我說,“你這是又用‘年輕人的跳躍性思維’呢,是吧?我暫時停止說話,加緊吃肉。”說著撈出一筷子肉,大口吃了下去。一口酒之后,抬頭問我,“這酒哪買的,不一樣啊,口感好,往下走,不上頭,我這兩條腿和腳都熱了。”我告訴老黃,北京的老蔡托人給帶過來的,還有十幾瓶,都給你和老汪留著喝吧。你們每次喝二兩,就足以抗這里白天的冷了。老蔡說了,產量原因,這種酒到咱們這兒的市場上,還得幾年。愿意喝就還讓他送過來,方便。

  看看肉吃得差不多了,把白菜,冬瓜片端過來,煮著蔬菜,等的功夫,姚偉頂著大雪來了,先在門外跺跺腳,推門進來。大家連忙站起來,幫助他把身上的雪清理一下,又拉過來一把椅子,問他怎么才過來?肚子應該早就餓了,是鋪地毯耽誤的嗎?姚偉說,也不算耽誤,沒閑著,把房間里的東西全搬出來,鋪好了再消毒放味兒,再全搬回去,得用點時間。今天必須早些鋪完了,晚上休息,房間里的溫度得恢復正常啊。老黃老汪連忙說道,欸呦,太感謝了,瞧給你添了大麻煩了???,喝幾杯,雪大寒重,暖和一下。說著,老汪起身,親自給姚偉把酒杯滿上。

  姚偉說,行,喝幾杯,反正今天休息。我昨天知道今天有大雪,就沒有回城里,怕明天不好走。老黃站起來說,“把酒都滿上,敬老姚一下吧,實在不好意思。”老黃夫人也說,“是啊,應該,碰一下,老姚啊,不知道怎么感謝你了。”姚偉說,“瞧說的,咱們這么好的關系,又是我現在的工作,千萬別和我客氣。你們以后常住在這兒,多熱鬧啊,巴不得你們都在呢!做點什么也是應該的,不說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說,我都給辦。”我趁著大伙兒說話的功夫,趕緊把鍋子里的湯汁倒掉,換上水壺里的開水。

  大家又重新坐下。此時窗外的雪,又大又急,細看,已經從飄飄搖搖的鵝毛羽落,變成了雪粒狀的簌簌墜落,起白菜時在雪地里形成的坑窩,踩出來的痕跡已經不見了。有幾只鵝,呼扇著翅膀,抖落身上的積雪,在院子里不時地扒哧,尋找著被雪覆蓋在下面的白菜葉子。這是一場大暴雪啊。之前,那些能夠觸動心底的柔軟,那些讓人心中頓感安寧愜意的舒適感,那些......逐漸轉化為少許地緊張和不安,,,,。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娱网棋牌步步为赢官网 6187967736198866672641116342049016647385995654427892660560539794957384179237492458976114238914394597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