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藝

鄉村反腐小說《秋葉正紅》第四十章

2020-11-16 17:34:34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張承林
點擊:    評論: (查看)

  四十章,深夜抓人

  白水渡的夜晚,出奇的寂靜。一輪上弦月亮,掛在樹梢上。燈火悠悠的村子里不時的響起一兩聲狗的叫聲。

  一大一小兩輛警車悄悄地開進了村子,停在了十字街大楊樹底下。

  警車內座著的是鎮長唐夢云和派出所長王四友。

  唐夢云現在是梨花鎮的鎮長,有人說老鄉長終究老了,唐夢云是因禍得福。不管外界如何評論,白水村被劫持砸車一事,成了唐夢云人生最不光彩的一頁。一個鄉長,當著那么多人的面,竟然被一個鄉下愣小子用領帶勒住脖子,說也不敢說,動也不敢動,狼狽之相,至今歷歷在目,甚至于成了同僚之中茶余飯后的話題。思想起來真是無地自容!恥辱,羞愧,還有那份自尊,無時無刻都成為他的心頭之痛,使他不能不對那個田二萌產生憎惡!他要發泄,他要報復,他要出心中這口惡氣!現在機會來了,上面要求嚴厲打擊農村黑惡勢力,維護農村社會治安秩序,他不能錯失良機!他把派出所長王四友叫到自己的辦公室,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對他下達了拘捕田二萌的指令。

  唐夢云說:“按照治安條例,田二萌砸壞公共交通工具,挾持政府公職人員,已經構成了犯罪,完全可以對其緝拿歸案。”

  “但是,那天晚上你和牛鄉長,已經當眾做出了承諾,此一行動,就怕引起群眾的不滿吶,傳播出去,恐將造成社會的不良影響。”王四友小心謹慎的忠告著。

  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老干警,王四友比較清楚這起事件的來龍去脈,那天晚上的事,他記憶猶新。當然,說到承諾,他只提了唐夢云和牛三泰,而沒有提自己的頂頭上司秦局長,他知道關鍵時候該怎么表態。他要履行自己的職責,又得維護上級領導的尊嚴,還也要考慮好與這位血氣方剛的新任鎮長的隸屬關系。準確的說,就是在這場復雜的事件中,他既不得不參與,卻又不想涉入的太深,牽扯的太多,那樣對自己對當地公安系統都沒好處。

  然而我們年輕的唐鎮長,對于這番好意卻沒有覺察到,或者說領略的不深,他認為派出所長膽小鬼,在跟他玩弄小心眼,于是毫不客氣地說:“什么承諾!那不過是一種策略!對付犯罪分子豈能講講信義?老王,我看你是多慮了!”王四友見話不投機,也知道這位唐鎮長的脾氣,既然是油鹽不進,只好趕緊換了口氣:“當然了,唐鎮長說的很對。沒說的,一切按照你的要求辦!問題是這田二萌家住在哪,咱也不熟啊,總得得有個人領路吧”。

  下車之后,王四友望著頭頂上的月亮,顯得不慌不忙的。

  唐夢云說:“你把你們那個片警小宋叫過來,我跟他說句話。”

  王四友于是用手機給面包車里的片警宋志剛打電話:“小宋你過來一下。”

  片警宋志剛于是來到王四友的轎車跟前。

  唐夢云說:“村主任劉廣元的家,你去過嗎。”

  宋只剛說去過一次。

  唐夢云說:“你去通知他,叫他馬上到這里來。”

  宋只剛摸著黑來到劉廣元家門前,叩響了門環。劉廣元家的大狼狗首先叫了起來。

  屋內,劉廣元的老婆紅嘴鷗側身開啟了床頭燈,捅了捅旁邊睡著的劉廣元說:“嗯,別睡了,有人敲門哩。”

  劉廣元迷迷糊糊地說:“半夜三更的,是誰在敲門。”

  紅嘴鷗說:“我哪知道。”

  劉廣元說:“看看去呀。”

  “這還得我起來!”紅嘴鷗極不情愿地穿著短褲,披上衣服走出門口,站在廈檐下,沖亮著燈光的東廂房喊道:“玲子,狗這么叫,你也不出來瞧瞧??斐鰜?,看誰在敲門。玲子,我和你說話呢,你聽見了嗎,咋不吭聲呢。”

  東廂房里劉巧鈴隔著窗戶回應道:“我睡著呢。有喊話的功夫,你不會自己去看呀。”

  金嘴鷗說:“我不是沒穿好衣服不方便嗎。老劉,你也不管管,巧玲這丫頭,就知道跟我頂嘴。我是何苦呢,真是后媽難當。”

  巧玲一撩竹簾從屋里出來:“行了,別說了。我去看看還不行嗎!”

  巧玲疾步來到大門洞里,沒好氣地問:“這么晚了,誰呀?”

  宋志剛說:“我是派出所的小宋。有事找劉主任。”

  巧玲把打開,宋志剛跨步往里走。

  紅嘴鷗站在房門口那兒,伸著腦袋問道:“玲子,是誰呀?”

  劉巧玲說:“買油葫蘆,賣呆看熱鬧的!”

  金嘴鷗說:“這個死妮子,有話不好好說!”

  宋志剛說:“大嫂,我是小宋,有急事找劉主任。”

  金嘴鷗說:“是小宋呀。你等會兒,我給你叫他。”

  金嘴鷗回屋,對還躺在床上的劉廣元說:“起來吧!派出所的,有急事找你呢!”

  劉廣元趕緊起身,穿衣服,找鞋子,從屋里出來,見了小宋打招呼說:“小宋警長,咋不進屋里來呢。”

  宋志剛說:“不進去了,唐鎮長和王所長在大楊樹下等著你,趕緊走吧。”

  劉廣元疑惑地:“這么急,到底什么事呀。”

  宋志剛說:“別問了,到了那里就知道了。”

  劉廣元心神不定的站在院子里:“小宋警長,深更半夜的,天大的事兒總得讓我知道一點,思想上好有個準備不是。”

  宋志剛只好近前小聲說:“今晚上要抓人。”

  劉廣元說:“抓人?抓誰啊?”

  宋志剛說:“抓田二萌。”

  “噢!”劉廣元點了點頭,狠狠地說:“這小子,該著哇!”

  劉廣元隨著片警宋志剛來到十字街空地上,月光低下,見警車旁邊站著一群整裝待命的公安干警,心里不住地撲騰了幾下,對唐夢云說:“抓人,事先也不打個招呼,弄得我這一點準備都沒有。”

  唐夢云鐵著臉說:“準備?準備什么!這種事能提前打招呼嗎!田二萌的家在哪,領我們去吧!”

  劉廣元抓撓著頭皮咧咧嘴說:“鎮長,抓人這種事兒,我攙和里頭不大好,我還是不參加吧。”

  唐夢云說:“那哪行?你是村干部,你不參加誰參加?我們怎么知道田二萌家在哪里?別?;^了,走,頭前帶路!”

  劉廣元只好說:“帶路好說,到了那里我指指門樓,就不進去了。我可不敢抓人。”

  唐夢云說:“有公安干警在,誰說讓你去抓人了?”

  王四友說:“你就是帶個路,與你沒關系的。”

  劉廣元說:“那好吧。”

  王四友說:“下面我把今晚上的行動布置一下。我和唐鎮長在這里負責指揮,干警,協警分兩個組。一組由尹副所長帶領,劉主任帶路去抓犯罪嫌疑人田二萌。二組片警宋志剛帶領協警,分守村內要道路口,防止逃跑。唐鎮長還有什么指示?”

  唐夢云說:“行,你考慮的很周到,就按你說的辦。分頭行動吧!”

  宋志剛找劉廣元時的對話,都被廂房內的劉巧玲聽在了心里。姑娘聽罷心里暗暗吃了一驚,她借著關上大門回自己屋里的時間,心神不安的考慮著,該如何把這個壞消息送出去。

  在白水渡,說起劉巧玲來,這可是個不一般的姑娘。按說女孩子一旦到了這個歲數,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就該找個還人家了??墒敲\偏偏開了個玩笑。論條件父親是村長,經濟條件村里數一數二,論長相雖不說百里挑一,那也是彎眉細眼,云溜溜的身材,遇上個后媽,成天除了打牌就是,插胭脂抹粉,跳廣場舞,一點不關心自己的婚事,一晃就是二十五六的大姑娘了,就像即將熟透了的杏子,就要落了。巧玲看上去也不著急,橫豎不缺吃穿,什么活也不做,整天就窩在家里看小說。那天晚上,他聽說村委大院里有人把老爸和鄉長圍住了,并且還砸了鄉長的轎車,就把手里的書扔在一邊,急急忙忙趕到了現場,見被一群持槍的警察正對著田二萌,而田而萌卻一點不怕,那場面讓她心里肅然起敬!啊,田二萌,我心中的英雄,你是多么的勇敢哪!今生就是你了,我愿和你一輩子!就是那天晚上,當著許多人的面,她不知哪來的勇氣,不過一切的沖了過去,用身體緊緊將心愛人貼住,并且大聲的說;“二萌別怕!我愛你!要死,我愿跟你死在一塊!”正是那突如其來的場景,讓所有人都驚呆了。人們想象不出,劉廣元還有這樣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兒!

  巧玲見院子里里沒了動靜,于是從屋里出來,悄悄走向大門口。剛要開門,后面有人把門插按住了。巧玲回頭一看,原來是紅嘴鷗!

  “玲子,你干啥去呀。”黑乎影里,紅嘴鷗低沉的說

  “我出去玩去。”巧玲盡力的掩飾著,手卻奮力地去拔那門插。

  紅嘴鷗咧嘴笑了笑,兩顆鑲牙閃閃發著藍光:“這么晚了,去哪里玩呀。是給田家二小子送信去吧。”

  “你管不著!”

  “哎呀,嘖嘖!閨女大了,我是管不著??墒悄阋肭宄?,通風報信是犯法的呀,到時候不但警察找你,你爸也得跟著受連累。為了那個混小子,你覺得值嗎?”

  “我什么也不怕。”

  “傻丫頭,你是不怕!”紅嘴鷗哼了一下,壓低了聲說:“可是你爸呢,嗯,你不該為他想想?萬一讓上邊知道了,你讓他今后怎么當這個村長?這一家子人還活不活?”

  巧玲不再言語。是的,她確實沒有想到這個。萬一走了風聲,牽扯到爸爸身上,可怎么辦呢?爸爸總歸是爸爸呀!她沉默了一會兒,忽然以懇求的語氣說:“媽!我求求你,再晚一會兒,二萌就被抓走了。”

  紅嘴鷗驚呀地睜大了眼睛,高興地說:“什么,你剛才叫我什么來著?”

  巧玲說:“媽!”

  “哎吆哎,這可真真的,終于叫我一聲媽了!”紅嘴鷗異常興奮地笑了起來:“好吧,

  就沖你這一聲媽,我也發發慈悲,做一回好人。去吧!去吧!趕緊的,抄近路,還來得及!”

  巧玲甩動著長長的發辮,毫不猶豫地沖出門去,順著小胡同一路向南飛跑著。外面朦響的月光,似乎比院子里還要清涼,還要寂靜,除了姑娘沙沙的腳步聲,似乎聽不到別的聲音,更奇怪的是連狗的叫聲都沒有。他跑呀,跑呀,深一腳淺一腳的奔跑著,顧不得得腳下道路不平,幾次幾乎被石頭瓦塊絆倒。她跑呀,跑呀,為了把那壞消息搶在第一時間告訴心上的人,她拼命地追趕著那黃登登的月亮。

  當她跑到了田二萌家門口的時候,已經累的氣喘吁吁,汗水淋漓。面對二萌家的緊閉大門,她遲疑的停住了腳步,心里有些忐忑不安起來。他似乎聽到一個聲音在說:“巧玲,一個姑娘家,深更半夜去敲人家的門,不覺得害臊嗎。”

  警察的腳步聲似乎已經越來越近。

  巧玲猶豫片刻,終于鼓起勇氣扣響了田家的門環。

  “咣啷啷” “咣啷啷”的叩擊聲在夜間似乎格外響。

  姑娘的那顆緊蹦著心,簡直要跳出來了!

  一會兒,韓翠云開了門,探身問道:“誰呀。”

  巧玲定了定神回答說:“翠云嫂子,是我!”

  韓翠云很是意外地說:“巧玲,是你。這么急,有事嗎。”

  “二萌在家嗎。”

  “在家呢。這么著急,發生了什么事了。”

  “鄉里來人了,要抓二萌!”

  韓翠云吃了一驚:“你怎么知道的?”

  “派出所的人去找我爸,我聽到的。估計這會兒該朝你們家來了。”

  “啊――!快到家里來說!”

  巧鈴進到大門洞里,翠云趕緊把大門插上。

  三嬸兒聽見動靜也起來了,一邊穿著衣服一邊問:“翠云,誰來了。黑燈瞎火的什么事哪!”

  韓翠云說:“是巧鈴送信來了,說派出所派人來抓二萌了。”

  “啊!這可怎么辦呢。”

  巧鈴說:“嬸兒,警察這會兒正在路上呢,趕緊想辦法吧!”

  三嬸兒急的直跺腳:“是幅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把他們哥倆都叫起來!小聲點,別驚動了老人家!”

  韓翠云先去敲小北屋小叔子的窗戶:“老二,快起來,有急事。”然后又去叫自己的男人田家樹,讓他別睡了。

  田二萌昨天工地上幫人開了一天的挖掘機,正睡得迷迷糊糊,連著叫了三遍,小伙子才披著衣服打著哈欠出來,嘴里咕噥著:“睡得好好的,什么事這么急呀!”

  三嬸近前說:“什么事——你個惹事的鬼!鄉里派人來抓你呢!看你咋辦!”

  二萌這才睜大了眼睛:“抓我?不可能吧!”

  巧玲說:“二萌哥,是真的,你快跑吧。剛才唐鎮長帶著派出所的人,到我家找我爸,我親耳聽見的”。

  田二萌滿不在乎地說:“抓吧!反正我不怕!”

  三嬸著急地說:“我的小祖宗喲!都什么時候了!你嫌我和你爹死得慢吶!”

  韓翠云說:“媽,光生氣沒用,還是快拿主意吧!”

  三嬸著急的看著大兒子家樹:“老大,你說呢?”

  田家樹說:“沒別的辦法,三十六計走為上。包上點吃的,讓二萌帶著先出去躲一躲。”

  韓翠云說:“你怎么辦呢,還有田貴,說不定你們都在里頭呢!”

  田家樹鎮定地說:“我又沒咂他們的車,我不怕。田貴是被打的人,也不會有錯。還是讓老二躲出去吧。”

  韓翠云說:“他們要抓人,還管你砸沒砸車嗎。要跑你們一起跑。”

  “都跑了還行?先讓二萌跑吧。”

  “哥,要跑你跑,我留下來對付他們。”

  三嬸跺了跺腳:“哎呀我的小祖宗——都啥時候了還啰嗦!他們就是沖你來的,你先跑了再說!”

  外面隱約傳來狗叫聲。

  韓翠云進屋里收拾東西出來,把一個包裹遞到二萌手里說:“里面有干糧和幾百塊錢,快著點兒,趕緊走!”

  田二萌說:“媽,我走了。”

  三嬸把臉朝向一邊說:“別說了!走吧!出去之后,別忘給家打電話。”

  田二萌扭頭出了大門,消失在夜色中。

  巧鈴追出門外,叫了聲:“二萌哥——!”眼淚下來了。

  田二萌剛走,劉廣元就領著警察來到了大門口。尹副所長示意劉廣元敲門。門開了,韓翠云假裝問道:“你們是——”

  尹副所長說:“我們是派出所的,田二萌在家嗎?”

  韓翠云盡量沉住氣,不讓心跳得過快:“他不在家。深更半夜的,找他有事啊?”

  “不在家,去哪兒了!”

  “工地干活呢,天這晚了,還沒回來呢——你們——”

  沒等翠云說完,警察早已經已經沖進了院子。

  韓翠云說:“你們——深更半夜的,這是干啥么?”

  尹副所長亮出證件說“我們是公安局的,找田二萌。你讓他出來,跟我們走!”

  韓翠云:“我剛才說了,他不在家,外出干活沒回來。”

  尹副所長:“外出干活去了?什么時候走的?”

  韓翠云:“四五天了。”

  尹副所長對手下干警說:“到屋里看看。”

  干警們搜了東西屋,又要進正房。田家樹打里面出來說:“你們不用找了,他不在家。正屋是老人住著,我父親病著,我爺爺八十多了。這半夜三更的,要是嚇著了老人,不大好吧。我是二萌的哥哥,有什么事找我吧。”

  尹副所長上下打量了田家樹一番,低頭一想,大概覺得也有道理,弟弟不在,有當哥的頂著也行。于是說:“也好。你跟我們走一趟吧。”田家樹毫不猶豫地跟著警察上了車。

  再說田二萌順著墻根跑了一陣子,來到胡同口,見那邊遠遠的有兩個人站著,知道那里出不去,于是又折回身子往回跑,跑著跑著,被什么人吆喝了一聲:“小子,看你往哪里跑!”

  田二萌嚇了一跳,正要跟那人下架子,定眼神一看,原來是耿老魁!心想這下可糟了,這老家伙打哪兒冒出來的呀,我怎么來到了他的家門口了,以前我可沒少得罪他!

  田二萌剛要說什么,耿老魁壓低聲音說:“傻小子,大街上都是抓你的警察,你亂跑個啥!還不快跟我來!”

  田二萌被耿老魁強拉著,來到自家院子里西墻根下:“來,從這里翻墻過去,就是莊稼地。順著溝壟正直跑,就沒事了。”

  田二萌說:“老耿大伯,我——”

  老耿頭:“別廢話了。來,踩著我的肩膀,上去。”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娱网棋牌步步为赢官网 883973873614952930606558760791533748490311487755563371534894689208989679277322735780207791363474493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