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藝

李三生:漂浮人家 九十

2020-11-16 17:29:48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李三生
點擊:    評論: (查看)

  這世界上的事情,紛繁復雜,有些事情不是你一眼看上去的那樣,要想給別人解釋清楚,往往也不是三言兩語能夠做到的,不信,林溪莊園就是一例。這里熱熱鬧鬧地,生意很不錯,各種的吃喝,娛樂。淡季里每天的營業額也能有萬把來塊錢,旺季里更是火爆,相信明年會更好。因為在城鎮生活的人,在經受了來自工作和生活的壓力后,條件允許就會挑一個風和日麗的休息日,攜家帶口下鄉來,悠然自得,好好體驗一下農家樂,以放松身心。這就有了某種經濟發展不錯的表像。但其實只要沉下來,就能知道,不是那么回事。

  本地實屬較貧困地區,人均年收入才千把幾百元。在人群居住比較集中的地方轉轉,破房子爛街的,若離開大道,踅入小路,普遍是坑坑洼洼,泥濘不堪。偶有一二座小樓,雖然亮眼,細究下來,也不過是打完了地基,就用從舊房上拆下來的,或者從哪里悄悄起回來的大石塊,先砌上幾根“腿子”當柱子用,剩下的看情況,能砌多高砌多高,之后就是用土坯把空缺的地方填滿,再用泥一抹。當地人把這一道程序叫“填空”。頭幾年還不錯,猛一看上去,外觀新穎別致,高端大氣,有地方鄉土特色。

  但是就別進房子里邊看了,那是簡陋不堪得到家了,不說有什么正經家具,連個喝水的杯子都很少有重樣的??催^十來家,能在房子里鋪上地磚的,沒有幾家。從前農民們每年兩身衣服,棉衣,單衣??刺鞊Q,熱得可以脫棉衣了就穿單衣,冷得不行了再換回來。這些年好一點兒了,去外打工的人,手里有了活錢兒,在穿著上是提高了不少,年輕人也花花綠綠起來了。上歲數的人,則換上了迷彩服,保安服偶而也有一半件過時的武警服。生活仍然是比較困苦的,什么都需要精心算計,省吃儉用。

  這里的人,日常生活里,白天和城里的人,或者別的地方的人,看上去沒有大區別。除了比較清貧以外,日復一日,每天到太陽落山時,就都寂無聲息,像鳥兒回到自己的窩里似的,一般不發出聲音,連小孩子的哭鬧聲,似乎也沒有。偶爾見到的小孩兒,不像城里的孩子,嬉笑打鬧,只是老老實實的站在那里,或者坐在老人的懷里,靜靜的看著。

  我曾經多次站在九號院門口,遠遠望去,希望看到炊煙,那在農村里常見的夕陽西下,炊煙裊裊的景象。沒有,看上去平平靜靜,只是慢慢消融在夜色里,是不是和當地人少面積大有關,也說不清,怪,但不是最怪的。時間長了才發現,這里的人非比尋常的地方,是普遍的淡定。有肉吃沒喜色,沒肉吃無怨氣,有掙錢的機會是那樣,沒掙錢的機會還是那樣,掙著錢和沒掙著錢一樣,沒掙著錢和掙著錢一樣,反正永遠是那樣,不喜不悲,平平靜靜,好像人人都修煉得大徹大悟,明白了似的。像那個喝藥對抗強拆的女人,是個例外。不是當地人,男人去外地打工帶回來的。

  大槐子和他父親,能夠做買賣,還能嘻嘻哈哈地聊天兒,不說是鳳毛麟角,絕對是少數。就連孤男寡女,沒有對象的年輕人,也和別的地方不一樣。若沒有老人提起,似乎忘了這世界上還有男歡女愛,該結婚了一類的事情。結婚就結婚,不結婚一個人也可以,聽不見誰急著搞對象的事情。男孩子看見女孩子,往往是點頭而過,也有視而不見的。女孩子見到男孩子,更是一臉平靜,誰剛過去,與我無關。什么追星,什么時尚,什么首飾,不懂,說不好??蛇@里的年輕人,男的五官周正,臉上沒有奸猾世故的感覺,女的則在臉盤周正之外,還有很多是丹鳳眼,直鼻梁。

  這里的老人們就更沉穩了,偶有幾個老人湊在一起,能半天沒有人說話,間或有人說什么,也似乎是在給某件事下結論。聽的人并不贊同或者反駁,你說你的,我連眼珠都不動一下,語言也沒有一句。你不看我,我不看你,要走了,也不用打招呼,站著就轉身,坐著就起身,走了就行。誰家有了類似蓋房的大活,不用特意去叫誰來幫忙,不用當面去請,村里能給出把子力氣的人,都是看時間差不多自己就過來了,每人也都清楚,自己該干什么,就像自己家的活兒。平常若有什么不適就靜靜地呆著,天暖就坐在門口的板凳上,這樣一聲不響地坐著,能夠坐半天。天冷就窩在屋子里,身體不動,眼皮不抬,到點 吃飯,到點睡覺。

  林溪莊園和冷水魚基地去幾個村子招工,適齡青年并不踴躍,盡管有了工作,工資收入不錯,多的一句話卻是,知道了,去就去吧,與從城里招來的員工明顯不同。一種平靜得近乎麻木的情緒籠罩著那里,人們很少說話,更多的只是沉默。年輕人也像老人,無欲無求,雖然談不上積極向上,但是平靜的生活里,似乎也沒有頹廢和不愉快??床坏疥柟鈳洑獾男δ?,也沒有皺在一起的眉頭。沉悶,壓抑一類的詞匯在這里是用不上的??傊?,沒有精彩,只有平淡。

  曾經問過大槐子,這里的人為什么都那么平靜,那么淡定?大槐子用詩一樣地語言告訴我,不知道。跟您說吧,這村里,除了九號院,狗都不叫喚,雞鴨下蛋也不出聲兒,鵝也從來不打架,更別想像九號院那樣,魚也要竄出水面打個“挺兒”了。有什么事情發生,沒有人站出來說什么,互相之間的交流止于一個眼神。用眼神不能夠弄明白的事情,就再給一個眼神而已。

  放下這關于“淡定”的疑問,先說說老黃和老汪。老哥倆來林溪莊園長包房了。張姐李工和姚偉的主意,現在是淡季,房間住不滿,有愿意長包房的給優惠。老黃老汪都是老領導,每月象征性交點錢就可以。都是老人了,沒有什么損耗,他們自己帶來床單,被褥,拖鞋,漱具,碗筷,唯一特殊的地方,是房間里換了大一點兒的桌子。住進來以后,老哥倆和夫人都很滿意,安靜,空氣好,有地方溜彎兒,吃飯省心。每天溫度最高的時候,出去溜溜彎兒,看看景兒,用老汪的話說,吃飯香,睡眠好,心里都寬敞了。我只是笑,心里明白,如無意外,他們倆是回不去了,最終也只能是在附近租個院子,徹底做個“漂浮人家”,跑不了。

  星期六早晨老黃從城里打來電話,今天過來,就不走了,今天不在林溪莊園吃中午飯。夫人們自去吃,他和老汪到我這吃涮羊肉,就便聊天。問帶過來幾斤合適,要什么樣的調料。告訴他,什么調料都行,羊肉可以多帶,吃不了慢慢吃。老黃笑著說,我是不是又給自己下套了?我接過話說,幾十斤羊肉片哪能和下套聯系上?老黃哈哈大笑,幾十斤,這是要吃到明年開春啊!好家伙!我也笑著說,我的意思,幾十斤以內,自己定,不需和別人商量。在水房擺好了電火鍋,備好碗筷,拿出一瓶酒,號稱“雪里站”,朋友托人給帶過來的。

  據說“雪里站”酒,在北京的酒友里評價很高,平常能喝半斤的主兒,盡可以喝八兩,不上頭,不拱人鬧事,喝完了的人都變得溫文儒雅,像個謙謙君子,家暴都少了許多。有喝酒愛鬧事的主兒,喝完了這種酒,半夜三更把胡同里掃得干干凈凈地,令人稱奇。聽說,有唱歌時,高調上不去的,喝上幾口就 唱上去了,有玩麻將輸錢的,掏出酒瓶喝幾口,就開始贏錢了。有解決不了的高科技問題,拍拍腦袋就去喝酒,沒有喝完嘍,辦法就有了,有上訪的外地人,動員他們喝點“雪里站”酒,喝完了自己就回家鄉了。有委員出提案,能不能在冬天,允許貨車司機喝點這種酒再開車,畢竟貨車司機很辛苦。不過提案似乎是被“吃”了,好酒也是酒,酒駕在短時間內是不會允許的。像今天這里冰天雪地的,喝這種酒,再合適不過了,我不能陪著喝,但是需要把控老黃喝多少,萬一喝多了,非得要出去掃馬路,那玩笑就大了。

  院子里的鵝群一陣鳴叫,推門一看,老黃和老汪正走進來。發現又下雪了,沒有小雪的前奏,直接鵝毛大雪。趕緊迎進屋子里,老黃胡擼著肩膀上的雪說:“瑞雪兆豐年啊,好天兒!"老汪也說:“是啊,是啊。這大雪片子兒。”我說道:“快里邊暖和暖和。老黃你們行啊,領雪而來,祥瑞繚繞,把吉祥撒向人間啊。”老黃又是一頓笑,想說什么沒說,看著地上鋪著厚厚的地毯,跺了跺腳說,“還挺講究,鋪這么厚的地毯。” “哪是什么講究,都是飯店淘汰的,多得是。拉回來滿滿一大車才一百塊錢。好一點兒的鋪在中間,燙出大小窟窿的都互相壓著呢。 本想給你們的房間也鋪上,能夠隔寒。想了想還是先征求一下意見,就沒有鋪。”老黃說:“鋪上吧,隔寒好啊,你說 呢,老汪?”老汪說,同意,就鋪上吧。給姚偉電話,幫助把老黃老汪的房間也鋪上地毯,鋪厚點,別忘了消毒。安排好了過來吃涮羊肉。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娱网棋牌步步为赢官网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大富豪官方网站怎么下 快乐十分奖金表格 十一选五技巧中奖方法 打武汉麻将的技巧 怎么下载棋牌游戏 天天彩票 今天福建31选7开奖号 捕鱼大富翁新手卡 内蒙麻将的规则是怎么样的 下载琼崖海南麻将 浙江20选五开奖规则 十一选五任一中奖规则 骑士vs步行者 济南麻将258胡牌技巧 攒劲甘肃麻将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