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歷史

張興德:朝鮮停戰談判為什么“談”了兩年多?

2020-11-18 09:33:28  來源: 黨史博采   作者:張興德
點擊:    評論: (查看)

  抗美援朝戰爭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參與國家最多,備受世界矚目的一次國際性局部戰爭。它有歷史上歷次戰爭都沒有的一個突出特點, 就是交戰的雙方在戰場進行拼死搏斗的同時,設在離戰場不遠處的 談判會場上同時進行著關于如何停戰的談判。戰場上是炮火連天,談判桌前則唇槍舌劍。始終處于邊打邊談,時打時談,打打談談,談談打打的狀況。到 停戰協定簽字為止,其時間之長,竟長達2年零17天,占整個抗美援朝戰爭時間兩年零九個月的三分之二還多。

  停戰談判為什么“談”了兩年多?當前 流行著一種說法是: 因為我們采取了強硬的立場。其 代表性的言論是這樣的:自1951年12月11日第四項議程的談判開始后,中美雙方的交鋒逐漸展現出一幅尖銳對立、不可調和的畫面,談判多次陷入僵局,直至無限期休會。究其原因,既有意識形態的沖突,也有文化背景的差異,既有出于心理戰的考慮,也有影響國際輿論的意圖。還有一點也是顯而易見的,即中蘇有意在朝鮮停戰問題上采取強硬立場,以扭轉在遠東由于對日媾和完成而出現的被動局面。”(注 ;《冷戰前期的大國關系---美蘇爭霸與亞洲大國對外交取向(1945—1972 )》 沈志華 主編 世界知識出版社 北京 2011 第436頁 )

  這種認識流行較廣,不僅在網上,也見之于一些嚴肅的學術著作和大學講壇。為此,有必要做些辨析。

  兩種不同的“強硬立場”

  客觀地說,朝鮮半島戰爭的停戰談判之所以用了兩年多的時間,這確實同雙方都采取了“強硬立場”有關。但是,對雙方的“強硬立場”,應該加以具體分析。有兩種不同的“強硬立場”,一種是霸權主義的、蠻不講理的“強硬立場”,一種是據理力爭、針鋒相對、有理有節的“強硬立場”。 不加分析地指責朝中方“有意在朝鮮停戰問題上采取強硬立場”(不是中蘇,此說后面談) ,才使談判拖了兩年多的說法,不僅缺乏對具體歷史事實的科學分析,而且屁股也坐歪了。

  讓我們看看談判中實際情況。

  讓談判“拖”長時間的不只是第四項。還有第二項 , 關于停戰后的軍事分界線問題 。先說這第二項,關于停戰軍事分界線問題,這是停戰談判的核心問題。此問題,朝中方面根據美國政府通過凱南找蘇聯馬立克“透風”時暗示 美國政府的意愿 是想以三八線為界尋求停戰談判。當時朝中方研究也認為,以三八線為界作為軍事分界線,是比較容易為各方接受的。為此,在談判中提出了基本以三八線為界 ,各自退后兩公里的方案。并闡述了其理由。朝中方以為這是美國提出談判的“底線”,“聯合國軍方”不難接受。誰知美國當時提出的談判意向是在國內外的反戰聲中被逼而提出來的。在具體談判中又想要取得“體面地”停戰,以挽回在戰場上失敗的面子。因而,談判一開始就置美國政府當初表示的意愿于不顧,表現出蠻橫不講理的態度。“聯合國軍”方代表首先提出了所謂“??諆瀯菅a償”論 的方案 :他們認為美軍機曾到過鴨綠江邊上空,這種“優勢”應該在地面上給以“補償”。具體“補償方案”是朝中方軍隊從三八線分別后退為30--60公里,總面積約達12000平方公里。這同時又提出所謂“防衛安全線”, 是講現在美軍的位置不便于“防守”,朝中方應該給美軍讓出一個便于安全防守的“線”,這個“線”要劃在三八線以北的六十公里處左右。其中包括志愿軍和人民軍戰領的開城地區。 對此,朝中方自然無法接受。朝中方代表發言指出 : “聯合國軍”因為有空中優勢,地面才出現了現在的態勢,如果沒有空中優勢,“聯合國軍”早被趕到海里去了!至于 所謂“防衛安全線”,更是無稽之談,既然停戰不打仗了,還要什么“安全防衛”? 美方在朝中方代表義正辭嚴的駁斥下,自知理虧,無話可說,卻自以為經過幾個月的戰爭準備,軍事上可占優勢, 公然蠻橫無理地說,不同你們辯論,就讓飛機大炮去“辯論吧”。于是,談判由美方提出終止。戰端重啟。對美軍可能的軍事進攻,我方早有準備。毛澤東早在談判之初,就指示志愿軍:

  要“極力提高警惕。我第一線各軍,必須準備對付在談判前和談判期內敵軍可能對我來一次大的攻擊,在后方,則舉行大規模的空

  炸,以迫我訂立城下之盟。如遇敵軍大舉進攻時,我軍必須大舉反攻,將其打敗”。彭德懷據此早在部隊中做了精心部署和準備。豈能怕它“飛機大炮的辯論”。

  聯合國軍先后發動了夏季攻勢和秋季攻勢,想以此壓服朝中方,得到談判桌上得不到的東西。逼中朝方結“城下之盟”。朝中雙方軍隊同“聯合國軍”進行了四個多月的“飛機大炮的辯論”。 兩次戰役, 結果“聯合國軍”以15.7萬人的傷亡為代價的 失敗而告終。在戰場上沒有討到便宜,才不得不又坐下來再談判。最后,于11月27日基本按原朝中方提出的方案,在現有雙方實際控制線各退兩公里的方案簽字。這一項就用去了整整4個月時間。很明顯,這項協議,如果不是美軍持強,想用“飛機大炮辯論”,根本不用拖四個月的時間!很顯然,中國對其不講理的“強硬立場”,爭鋒相對的斗爭,豈是不對?

  事實很清楚,雙方都持“強硬立場”。但“強硬立場”本質不同,美軍是無理的“強硬立場”,朝中方的則是有理有節,“針鋒相對”的正確的“強硬立場”。 針對這種不講理。正如毛澤東講的 “同他們講和是不容易的。美帝國主義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講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講理,要是講一點理的話,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

  談判代表團人員駐地

  文化背景不同、意識形態不同

  不是無理“強硬立場”的理由

  人們在交往中,確有因文化背景不同、風俗習慣不同、意識形態不同,鬧出一些本來不該有的 笑話、誤會甚至 矛盾糾葛的。為此,人們在國際社會的交往實踐中形成一些國際慣例、國際公約、條約、協定等作為人們交流的基本準則和行為“底線”。而美軍的無理蠻橫的“強硬立場” , 有人卻用“文化背景”和意識形態不同去為其辯解,則是值得討論的。

  所謂“第四項”的談判,是停戰后如何交換戰俘的談判。其簡要經過是這樣的;朝中方本來認為戰俘問題應該是最容易解決的。因為既有國際慣例,又有國際法。停戰之后戰俘各自回家,這本來就是國際戰爭的慣例。而于1929年締結、1949年修訂的《關于戰俘待遇之日內瓦公約》第118條又明確規定:“戰事停止后,應立即釋放或遣返戰俘,不得遲延。”第7條規定:“在任何情況下,戰俘不得放棄本公約所賦予彼等權利之一部或全部。” 該公約完全適用于朝鮮戰爭, 美國又是日內瓦公約的締約國之一。特別是中朝在戰爭初期,志愿軍按中國解放戰爭時期的慣例,還主動地釋放了不少聯合國軍戰俘。據明確記載,從第一次戰役開始至五次戰役,中方都單獨釋放過多批對方的戰俘。 據當年60軍的秘書毛文戎2016年著的《火線感悟:朝鮮戰爭贏之密》中記載, 在第5次戰役第一階段之后期,他們軍還奉命釋放過一些美軍戰俘。(注 見毛文戎著 《火線感悟:朝鮮戰爭贏之密》 2016年 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北京 第70—71頁 )。因此,在這項內容談判前,朝中方面的領導,包括毛澤東、周恩來在內,都曾經估計“這一問題不難達成協議”(周恩來語)

  然而中朝方想錯了。 美國當局想挽回在停戰軍事分界線上的失敗,早就預謀在戰俘問題上作文章,以此挽回在戰場上失去的“面子”。這項談判一開始就恒生枝節,搞一些同戰俘交換沒有多少實際意義的事情,借以拖延談判。繼而干脆拒絕按“日內瓦”公約進行談判。以所謂保護戰俘人權為借口,利用臺灣特務, 誘騙、協迫 扣留大批志愿軍被俘人員,準備將他們弄到臺灣去。我方 主張 停戰協定簽字后,雙方所有的戰俘即 按 “ 日內瓦戰俘公約” 規定全部迅速釋放并遣返。這本無可非議。美方反對按《關于戰俘待遇之日內瓦公約》的規定全部遣返戰俘, 荒唐地提出 所謂“對等遣返”,“自愿遣返”等離開了違背國際慣例和日內瓦條約原則“新主張”。這種公然違背“日內瓦戰俘公約” 條款的行為,自然受到中朝方的有理有力地批駁并旗幟鮮明地提出了應遵照“日內瓦戰俘公約”規定的全部遣返的原則 。然而,美方代表蠻橫地堅持所謂“自愿遣返”以外的任何方案都拒絕討論,美方首席代表喬埃在發言中 傲慢地說 ,他們的方案“ 是再沒有商談的余地。……換句話說,我們這個建議是最后的,也是不可更改的。”聯合國軍總司令李奇微在聲明中更驕橫萬狀地說:“ 聯合國軍提出的辦法需要共方全盤接受。”

  他們就是這樣置“日內瓦公約”于不顧。還在雙方談判期間, 美方利用蔣介石特務對戰俘進行強制性的刺反共的“紋身刺字”的迫害活動,激起了戰俘營中我方被俘人員反虐待、反甄別、反屠殺的驚心動魄斗爭,其影響為世界所震驚。 美軍老羞成怒, 再度尋求飛機、大炮“辯論”,談判又終止了四個月另11天。在戰場 上,美軍利用空中優勢,開展了所謂“絞殺戰”“細菌戰”,均被朝中人民軍分別粉碎 。在地面上,開展自以為勝算在握的進占上甘嶺的“金化戰役”。打了43天,竟以自身被朝中方傷、亡、俘2。5萬余人的代價撤出戰斗。經過在空中、陸地的戰場上多次鏖戰,在會場上循環往復地激烈交鋒, 終于在1953年6月8日,在我方提案的基礎上達成了遣返戰俘協議。 這項本來有明確的國際規則 可遵循的談判,竟拖了長達18個月。

  上述事實,無可駁辨地證明,這完全是美方無視國際規則 而造成的。 它可以否定它自己簽字的“公約”,這再次證明,美國政府言而無信。有人對美方的行為,用所謂“意識形態”“文化差異”來解釋,其錯不言自明。眾所周知,遵守國際慣例、國際公約、條約是現代國際社會 對所有國家的共同要求,是底線。是建立現代文明社會秩序所必須。任何 “意識形態”“文化差異”都不能成為 不遵守國際慣例、國際規則、國際條約,搞霸權主義的借口。

  ◆外國記者抓拍下彭德懷入場瞬間。

  “中蘇強硬立場”論是個錯誤百出的偽命題

  持續了兩年多的朝鮮停戰談判,完全是由“聯合國軍”方持強無理造成的。有“聯合國軍”方的無理強硬,才有我們的針鋒相對。這有雙方的談判記錄在案,也有當時記者的新聞報道。“聯合國軍”方蠻橫無理的“強硬立場”,當時世界皆知。西方著名記者 貝文。亞歷山大 在其所著的 《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 》 中披露:

  ……在美國高層領導人的心靈深處和私下商討中,卻有一種深深的受挫感,這種情感因無法向公眾透露而變得特別強烈。他們明白,本來在1951年就可取得的和平卻延至1953年才最后得到。他們知道兩年所受到的一切痛苦、犧牲和損失通通都是無謂的;1953年的最終?;鹁€和1951年的幾乎沒有多大差別。1953年美國所接受的條件兩年前也許就有可能達到。。。。

  最令人感到沮喪的是,紅色中國人用少得可憐的武器和令人發笑的原始補給系統,居然遏制住了擁有大量現代技術、先進工業和尖端武器的世界頭號強國美國 。

  ……證據中沒有一個能證明中國的侵略。進入朝鮮的行動從嚴格意義上說是防衛性的,其目的是為了保留一塊歷史盾牌,保護北京周圍的中心地帶。 (貝文。亞歷山大 著 郭維敬等譯 《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 》 新星出版社 北京 2013年 第 590 --591頁 )

  相對于美國這位記者對談判過程的含蓄而又客觀地敘述,這“中蘇采取強硬立場”論則是一個 即無客觀事實 根據又違背起碼的邏輯常識的偽命題。其一,朝鮮半島戰爭的談判本來是由朝中方對“聯合國軍”方的談判 。一般都是由北京和平壤商談,共同決策。遇到重大的問題,自然也同蘇聯溝通 ,這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本不為怪。但“中蘇強硬立場論”卻有意無意將朝鮮擯棄在外,其潛臺詞是在說是斯大林操縱著朝鮮戰爭;

  其二,將純粹由美方無理的強硬造成的馬拉松式的談判,硬同蘇聯對日合約聯系在一起 ,是沒有事實根據的牽強附會。 蘇日談判是蘇日之間的問題,日本雖然有人偷偷參與“聯合國軍”赴朝作戰,但人數極少。從整體上看,朝鮮戰爭同日本沒有關系,打與不打,并不影響日蘇條約的簽訂??陀^地說,日本才希望戰爭不停地打下去,因為他是戰爭的最大受益方,美國的大部分軍需品的生產出自日本,日本發了朝鮮戰爭的財。蘇聯為此堅持把戰爭打下去,這不是明擺著 “為人(日本)作嫁衣裳”么。斯大林 連這么點常識都不知道么?

  其三、蘇日談判 同朝鮮停戰談判本沒有直接關系, 將兩件事聯系起來 的其理由是 所謂從新的“解密檔案”中,看這兩件事發生的時間有交集。因此就構成了“因果關系”。這種違背邏輯常識的錯誤方法并不是新奇。此前,我們的學者就把“中蘇友好互助同盟條約”和金日成訪蘇的時間聯在一起,就認定“中蘇條約”的簽訂是促使斯大林鼓勵金日成南下的根本原因。這里 用的也是同樣的方法。很顯然, 兩件事臨近發生,是否是互為因果關系,情況比較復雜,要具體分析。

  其四,就朝鮮停戰談判講,中國方面的愿望,早就希望談判盡快成功。談判開始前就判斷談判最長也就是三兩個月的事。我方出席談判的代表李克農等人,在北京出發時都沒有帶冬衣(開始時間是7月,正直盛夏),以為一兩個月就完事。之所以拖這么長的時間,完全是“聯合國軍”不想停戰。對此,毛澤東早在1951年談判開始不久,就一針見血地指出:“我們認為,朝鮮問題應當用和平方法予以解決,現在還是這樣。只要美國政府愿意在公平合理的基礎上解決問題,不再如過去那樣用種種可恥的方法破壞和阻撓談判的進行,則朝鮮的停戰談判是可能成功的,否則就不可能成功。”( 注 ;根據軍事科學出版社、中央文獻出版社(一九五一年十月二十三日)增加生產厲行節約支持中國人民志愿軍一九九三年出版的《毛澤東軍事文集》第六卷刊印。555))

  毛澤東的話一針見血地指出了朝鮮停戰談判“拖”兩年多時間的結癥。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娱网棋牌步步为赢官网 精准三肖期期公开 科乐长春麻将官网 申城斗地主官网下载 广西快乐双彩游戏规则 516金蟾捕鱼官方下载 微乐龙江麻将辅助器 基本走势图 上海快3走势图最新 彩宝网3d开机号试机号 性惑美女捕鱼 麻将上下分系统有哪些平台 内蒙古十一选五一天多少期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记录 下载贵阳微乐麻将 友乐广西麻将下载 五分彩怎样买才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