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第三世界 > 拉美

回答1973:智利589萬投下同意,驅逐皮諾切特的幽靈

2020-10-31 15:30:09  來源: 激流網   作者:新不萊梅
點擊:    評論: (查看)

  今天,72.24%的智利人在疫情的威脅下投票贊成重新制定由皮諾切特(AugustoJosé Ramón Pinochet Ugarte)主持修訂的該國憲法。去年10月,智利人因為首都圣地亞哥的地鐵和公共汽車票價上升而走上街頭抗議,并最終引起全國性的反對不平等的抗爭。在數千人受傷、30人死亡之后,現任總統皮涅拉(Miguel Juan Sebastián Piñera Echenique)終于同意舉行修憲公投。

回答1973:智利589萬投下同意,驅逐皮諾切特的幽靈-激流網

歡呼的支持者

  科琳娜·康恰(Corina Concha)在擔架上投票的畫面感動了許多人。從凌晨開始,智利街頭就排起了長隊,共計755.8萬名智利人走進投票所投下選票,其中不乏帶著氧氣瓶的病人,最終投票人數創下了1989年智利民主化以來的最高紀錄。維克多體育場(Estadio Víctor Jara)是智利最主要的投票所,共計容納了52000名投票者。在皮諾切特軍政府獨裁時代,這里曾是軍政府征用的拘留所。如今,這里以民謠歌手維克多·賈拉(Victor Jara)的名字命名。

回答1973:智利589萬投下同意,驅逐皮諾切特的幽靈-激流網

躺在擔架上投票的科琳娜

  維克多·賈拉出生在圣地亞哥附近一個偏僻的小村子里,她的母親是一名鄉間歌手。17歲時,母親死后四處流浪的他終于考上智利大學戲劇學校,當時他貧窮得連一張公共汽車票都買不起。在演員班的3年學習過程中,維克多利用每個假期去智利南部的紐布萊省農村與農民一起勞動,調查民情,向他們學習民歌——紐布萊是他母親的故鄉,也是智利有傳統的民歌故鄉。

  1969年3月9日,智利內政部長派250名防暴警察飛到南部的蒙特港,強行驅趕91戶占地蓋房的流離失所的農民。警察用機關槍向手無寸鐵的農民掃射,7名農民和一名9個月的嬰兒死于血泊之中。維克多即刻創作了《蒙特港之問》,以歌曲質問內政部長,4天之后,他在首都十萬名群眾集會上第一次演唱了這首歌,獲得如雷般的掌聲。

  1970年,智利社會黨的總書記薩爾瓦多·阿連德(Salvador Guillermo Allende Gossens)作為人民團結(UnidadPopular)的候選人,在基督教民主黨(Partido Demócrata Cristiano)的支持下,當選智利總統。

回答1973:智利589萬投下同意,驅逐皮諾切特的幽靈-激流網

阿連德(左)與他的密友,詩人聶魯達的畫像

  阿連德就任之后,迅速開始了“智利的社會主義之路”計劃(La vía chilena al socialismo),在民主基礎上將大型工業進行國有化、改革教育系統實現“政教分離”、提高工資、凍結物價。同時,阿連德還改革醫療系統,在前總統愛德華多·弗雷·蒙塔爾瓦(EduardoNicanor Frei Montalva)的基礎上,進一步深化土地改革。在阿連德任期的第一年,國內生產總值增長8.6%,工業增長12%。同時,通貨膨脹率從34.9%降至22.1%,失業率也明顯回落至3.8%。

  而更重要的,被稱為“總統同志”(compañero president)的阿連德的勝選給智利帶來了日常革命。人們第一次反對老板的建議,鄰里之間自己組織起來建設社區,城市中無家可歸的窮人會成立委員會集體采取行動占領空曠的土地,然后成立城市窮人自我管理的“住民”(pobladores)大會。在阿連德上任后,維克多和他的朋友們更積極地為普通人寫歌,他參與的帕拉兄妹之家(La Pena de los Parra)變成了底層人民的文化俱樂部,歌手們除了堅持演唱外,還組織本地區的居民學習創作歌曲,制作民間工藝。

回答1973:智利589萬投下同意,驅逐皮諾切特的幽靈-激流網

正在演唱的維克多·賈拉

  不幸的是,改革同樣觸及了智利的經濟寡頭和美國資本在智利的利益。

  根據CIA于2000年解密的關于智利的檔案顯示,1970年9月15日,阿連德當選僅僅幾天之后,在選舉時就已花費425000美元用于抹黑阿連德的CIA就受尼克松的指示,“讓智利經濟嚎叫”(make the economy scream),鼓動工廠主參與老板罷工(Boss"s Lockout),停止生產以人為制造貨物短缺,同時對智利進行單方面經濟禁運。而10月16日,CIA奉基辛格之名,指揮位于圣地亞哥的美國特工策動政變。而時任巴西總統的奧米利奧·梅迪西(Emílio Garrastazu Médici)更大膽建議尼克松比照1964年美國政變推翻巴西總統若昂·古拉特(João Belchior Marques Goulart)的方式,直接推翻阿連德政府。

  CIA最終決定資助智利軍隊和時任陸軍總司令的皮諾切特100萬美元用于推翻阿連德政府的活動。而2020年,華盛頓郵報和德國電視二臺的調查更發現,美國國家安全局NSA以竊聽器竊聽了智利與阿根廷的外交通訊,并將其中獲取的機密消息交給皮諾切特。最終,1973年9月11日,美國海軍首先占領了瓦爾帕萊索,并關閉了當地的港口。隨后皮諾切特率領陸軍關閉了圣地亞哥的廣播和電視網絡,并在早上9點控制了除開圣地亞哥中心以外的智利全境。

回答1973:智利589萬投下同意,驅逐皮諾切特的幽靈-激流網

被轟炸的總統官邸

  阿連德拒絕向軍隊投降,也回絕了同黨同志關于撤退到工業區組織武裝反抗的提議,并且面對全民做了最后一次演說,“雖然事已至此,我最后要做的唯一一件事,是要對工人同胞們說:我絕不辭職!身處歷史的轉折點,我得付出生命來博得人民的忠誠。我要告訴他們,我堅信我們種進成千上萬的智利同胞良心里的種子永不枯萎。人民有著力量,他們能夠支配我們,社會進步不能夠被罪惡或暴力所阻止。歷史是屬于我們的,是人民創造了歷史。”軍隊在此之后轟炸并攻入總統官邸,在那里他們發現了阿連德的尸體。

  智利的社會主義之路就此中斷。

  9月11日晚上,維克多回到他曾任教的大學,為面臨被鎮壓、清算的師生唱歌鼓舞士氣,并留下與眾人過夜。9月12日早上,他和以千計的群眾被拘捕,并送往智利運動場。在那里,軍隊對他施以毒打當他的肋骨被打斷,軍人把一只吉他丟到他面前,笑著叫他“彈吉他吧!”。維克多沒有回應。因為他的手腕骨已經被軍人用槍托打碎,于是對方又說,“彈不了吉他就唱歌呀!”

  于是維克多便唱出支持人民團結的歌“我們終將勝利(Venceremos)”。于是軍人再次毒打他,直到9月16日,軍隊用機關槍將他處決,他身中44槍,曝尸圣地牙歌街頭。而1971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時年79歲的阿連德密友聶魯達(Pablo Neruda),住所被軍政府洗劫,在政變短短12天后離世,死因至今不明。僅在政變后的頭幾個月,軍隊光是在智利體育場就殺死了40000人,而后政府逮捕了近13萬人,智利開始了長達17年的獨裁統治。

回答1973:智利589萬投下同意,驅逐皮諾切特的幽靈-激流網

弗里德曼與皮諾切特的會晤

  皮諾切特視芝加哥經濟學派的領軍人物米爾頓·弗里德曼(MiltonFriedman)為導師,更任命許多被稱為芝加哥男孩(Chicago Boys)的弗里德曼的學生在政府任職。弗里德曼主張獲利(profit making)為民主政治的真諦,政府職責在于確保契約得以履行和維護財產權利,超出此一范圍皆屬破壞市場機制。皮諾切特在弗里德曼的指導下大幅修訂憲法,限制政府干預,允許私人掌握公共服務設施,包括公共交通、自來水、電力等產業。

  在芝加哥男孩的主張下,政府經營、預付制的養老金系統完全被私有化,迫使繳費者將金錢投入私人的養老基金管理者(AFP);教師轉為市政雇員,禁止成立工會;重新設置的私營的ISAPRES向年輕、健康、高收入的人口提供高品質醫療保險,國有的FONASA則是資金不足、低品質的醫療保險系統,卻涵蓋超過80%的人口。在這樣的經濟政策影響下,1970年-1990年,智利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實際增長了35%,成為全世界“新自由主義的櫥窗”。

  弗里德曼和其他西方國家領袖一樣,對阿連德政府視若敝履。較之尼克松的欲蓋彌彰,弗里德曼對于皮諾切特近二十年槌骨瀝髓的獨裁政治倒是十份坦然,僅以美國“撥亂反正”視之??尚Φ氖?,弗里德曼最愛鼓吹的“市場經濟”得憑借美國炮“手”而非“看不見的手”(the invisible hand)才得以“自由”運作。面對智利示威者在1976年諾貝爾經濟學頒獎儀式上的抗議,他只回答道:“市場變得自由,最終也會為人民帶來自由。”

回答1973:智利589萬投下同意,驅逐皮諾切特的幽靈-激流網

抗議弗里德曼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示威者

  但別忘記的是,經濟發展都是需要代價的,只是償付的恐怕永遠不是那群真正獲利的人們。在皮諾切特執政期間,智利失業率從1973年的4.3%上升至1983年的22%,而實際工資水平下降了40%。養老金迅速降低且貧富差距增加,,公立學校資金與質量下降,私立學校則迅速成長并獲得高額補貼,截至2019年,智利的學費在經合組織國家中僅次于美國,而基尼系數則在經合組織中位居榜首,高達0.47。

  智利不僅是第一個擁抱新自由主義的國家,在整個拉丁美洲地區,它更是朝此方向走得最深遠的國家。至于此后貿易逆差嚴重,生產力低落,失業率暴升,甚至銀行系統崩潰、國家又接管銀行并向國際貨幣基金會求助,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大概,智利還不夠“自由”。

  直到今天,相關的新自由主義方針,仍是不可挑戰的國家神諭——小則教育學費、日常生活費高度私有化;大則財團治國、貪腐滲透侵蝕國家政經財政,卻都無法可管無力究責。教育與有品質的醫療保險,以及像樣的退休金,完全端看你的支付能力。點燃此次民眾怒火的公共交通比拉丁美洲其他國家都高。幾乎沒有其他國家做到的公共事業完全私有化使得物價飛漲,僅僅2019年10月電費就上漲了10.5%。最終,國家憲法保障了坐擁資源者的競爭力,但卻無法相應滿足國民對于公義與平等的冀求。

回答1973:智利589萬投下同意,驅逐皮諾切特的幽靈-激流網

在圣地亞哥地鐵站示威的學生

  皮諾切特的新自由主義改革并未面臨后繼任何一任政府的嚴重挑戰。醫療、教育與社會保險的極度商品化對普通人形成一種壓力,迫使他們每日的生存陷入危機。壓力、不安、不公平感結合成為一觸擊發的張力,終于點燃了怒火。星火燎原,47年后,智利終于再一次走到了這里。經歷過去年的抗爭,在同意票大勝的今天,眾多支持者聚集首都圣地牙哥的紐尼奧阿廣場(Plaza Ñuñoa)慶祝,除了燃放煙火、更高喊“重生”的口號。

  或許我們不必過度樂觀,憲法的制定恐怕又是一場惡戰,皮諾切特的幽靈尚在,仍然有人歌頌著那時代的經濟發展。只是,去年的示威曾出現一則標語:“他們從我們手中偷走了那么多,甚至連恐懼也被他們拿走了。”不再恐懼之后,這是一場終將勝利的戰爭,就如同那首傳遍世界的智利歌曲的名字一樣。1973年,維克多和另一位智利音樂家奧爾特加·阿爾瓦拉多曾演唱過它,這首歌叫《El pueblo unido jamás será vencido》。

  團結的人民永遠不被擊潰。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娱网棋牌步步为赢官网 911753439865592348369787398453043813709388721816806139274146465219236884270918291926470528928500979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