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紅色中國 > 理想園地

孫瑞林:沉痛悼念《中流》副主編麥辛同志

2020-10-28 09:40:41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孫瑞林
點擊:    評論: (查看)

  10月9日晚,魏巍同志的女兒魏欣同志給我轉一封短信,是麥辛同志的子女麥路、麥橋發來的麥辛同志逝世的訃告:

  “致所有長輩及至親好友:我們摯愛的父親麥辛因癌癥擴散,醫治搶救無效,于2020年10月7日11時28分在北京辭世,享年88歲,因目前疫情控制原因,不舉行聚集性吊唁活動,已于10月9日上午在八寶山火化。感謝大家多年來對我們的父親以及我們全家給予的支持和關懷,頓首拜謝。”

  看到這個不幸的消息,我深感震驚和意外,因為我知道麥辛同志去年春夏之交患過一次輕微的腦中風,并且很快就治愈恢復了健康,春節時我們還相互致信拜年問候,怎么這么快就患了癌癥并擴散不治了呢?這不能不使我失去一位志同道合的摯友而沉痛和惋惜。

  麥辛同志祖籍廣東南海,1932出生于廣西柳州,比我年長11歲。1949年參軍入伍后,一直從事文藝、文化和宣傳工作,經歷和閱歷比較豐富,歷任39軍文工團創作員,《志愿軍戰士》見習助理編輯,《解放軍戰士》助理編輯,《解放軍報》編輯、編輯組長,職稱是高級編輯。他還是中國曲藝家協會第二、三屆理事,中國魯迅研究學會第四屆理事,北京市雜文學會第二、三屆理事。1988年退休。退休后先后任《中流》雜志副主編、《中國城鄉開發報》副總編、《天人古今》主編、中國解放區文學研究會副會長等。

  他從1948年開始發表作品,著作頗豐。著有新聞報道《毛主席觀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報告文學《將鄧大姐的遺愛珍藏在心底》、新聞紀錄片解說詞《沙漠尋水記》、文藝評論《革命強中強》、雜文《“世界公民”考》等,編有《魯迅佚文輯》、《每一滴水里都有你的影子》(詩集)、《海外飛鴻》(散文集)等。參與創作的話劇《為了祖國》、山東快書《張萬深夜探敵崗》、相聲《說祖國》等分別在第四野戰軍、東北軍區和志愿軍的匯演中獲獎。曾立三等功一次。麥辛同志既是一位老革命,又是老編輯、老報人、老新聞工作者。作為同行,他是我學習的好榜樣,好師長。

  麥辛同志經歷過抗美援朝、抗美援越戰爭,經歷過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時代,他對我國的革命和建設事業,做出過重要貢獻,是當之無愧的共和國的有功之臣。

  麥辛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奮斗的一生。71年的革命實踐證明,他是一位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優秀的共產黨員,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

  我和麥辛同志相處20多年了,我們既是人民軍隊的戰友,又是知心朋友,友誼頗深。

  說來,我與麥辛同志的相識和友誼與我們尊敬的魏巍同志和他主持的《中流》雜志有著密切的關系,可以說,《中流》是我們的紐帶,魏巍是我們的“吸鐵石”。

  記得,那是1992年盛夏的一個星期日,我到北京圖書館瀏覽圖書,在一個書架上,偶然發現了幾本《中流》雜志。我打開一本,扉頁上寫著主編:林默涵、魏巍,副主編徐非光(常務)、麥辛、朱洪。再看它的發刊詞,更深深地吸引了我的目光:

  “本刊的誕生,……并未奢望僅僅通過一份小小刊物,就能從根本上打破、扭轉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潮的惡性泛濫和壟斷文藝、思想主要陣地的極不正常局面。而只是想通過它,為那些堅持馬克思主義信念的同志,提供一塊能夠自由發出聲音的陣地。”

  “《中流》是為對抗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潮而提議創辦的,它本身就是同這股思潮斗爭的產兒。這就決定了它的根本性質和使命。”

  “國外敵對勢力更是推波助瀾,加緊把中國納入其‘世界民主大家庭’的步伐。他們同國內的所謂‘精英’們遙相呼應,里應外合,上下串通,組成了來頭和聲勢都異乎尋常的‘埋葬社會主義’、‘埋葬馬克思主義’的大合唱。”

  “我們毫不隱諱,我們堅信馬克思列寧主義、堅信毛澤東思想、堅信社會主義是救國強國的唯一正確道路,……我們愿意與思想、文藝戰線上一切抱有同樣信念的同志一道,投身于思想戰線的中流,迎著風口浪尖,力排阻攔社會主義前進的種種障礙,對文化、藝術,思想領域的種種現象和問題,努力做出馬克思主義的反應,做出合理的解釋和回答。”

  在這個兩種社會制度,兩個對立階級激烈搏斗的年代,在社會主義祖國生死存亡的危難時刻,在我對黨和國家前途憂心忡忡的時候,竟然看到如此高揚馬列毛主義和社會主義旗幟的好刊物,當時激動和興奮的心情難以言表。記得那天,我在圖書館里,用了一整天的時間,甚至忘記了吃飯,一口氣把那幾本《中流》雜志翻閱完。

  從那以后,我訂閱了《中流》,它成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久,在一位朋友的介紹下,我與麥辛同志相見、相識,有了交往。

  1997年11月7日,我寫了一篇評論蘇聯解體的稿子《利加喬夫的悲劇》,送給了麥辛同志。僅隔了四天,麥辛同志就給我打電話說:“魏巍同志看了你的那篇稿子后,很想見見你。”我高興地應邀而行。1997年11月13日下午,在麥辛同志陪伴下,趕到魏巍同志在西山八大處北京軍區大院內的住所。這是我第一次與魏巍同志見面。從此,開始了我與魏巍同志的交往。

  1999年春夏之交,我從部隊退休。退休前,魏巍同志曾誠懇地邀請我退休后到《中流》來工作。他說:“我們要把《中流》編輯部建成一個革命的編輯部。希望你來助我一臂之力。”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他。

  1999年3月22日,雖然上級的退休命令還沒有下達,工作還沒有交接,我已迫不及待地到《中流》報到,擔負起常務副社長的工作,因為社長張常海(原光明日報社總編)已不參加雜志社的工作,我就在魏巍同志的直接領導下,擔負起財務、發行、人事、行政管理等工作。2000年11月,魏巍同志又讓我擔任常務副社長兼常務副主編的工作。這樣,從我第一天到《中流》上班起,我就與麥辛同志在一起工作了,直到2001年8月《中流》被???。

  在20多年的相處中,麥辛同志給我留下深的印象,我從他身上看到、學到許多寶貴的東西——品德、風格、作風和精神。

  《中流》是一家高舉馬列毛主義旗幟的刊物,麥辛在《中流》工作長達11年之久,他堅定地信仰馬列毛主義,積極地宣傳馬列毛主義。國內外敵對勢力帶有貶義地稱《中流》為“左刊”,它們恨屋及烏,自然把在《中流》工作的同志稱之為“左派”,當然還要加個“極”字,是“極左派”。從魏巍起,我們《中流》編委的同志自然就被劃為“極左派”了,麥辛同志就在其中??陀^地看,說我們是“極左派”,是對我們的污蔑,但說我們是左派,倒是名副其實,恰如其分。在共產黨的詞典里,左派,就是革命派,就是社會主義派,就是毛澤東派,就是馬列毛主義派。盡管在非毛化、反毛化的思潮中,左派不吃香了,但左派這個稱謂,應是無上光榮的,說明我們與反馬列毛主義的右派,與非毛化、反毛化的勢力劃清了界限。值得指出的是,歷史和現實都出現過冒牌的“左派”,實際上它們是改良主義派、?;逝?,是假左真右派,那些“左派”與魏巍,與麥辛,與我們《中流》的同志,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中流》的發刊詞提出的“堅持四項基本原則”,頭一條就是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這說明,最為重要的是要堅持高舉和捍衛馬列毛的旗幟。在這個大是大非問題上,麥辛同志的表現是堅定不移的,他真心實意地熱愛偉大領袖毛主席,從思想到行動,是忠誠于毛澤東思想和毛主席革命路線的。在《中流》工作的十多年里,經他手編輯過數以千計、萬計的稿件,都是堅持這個基本原則的。

  有兩件事,我記憶猶新。一件事,是他積極參與批判李志綏污蔑毛主席的斗爭。1995年,自稱毛主席私人醫生的李志綏在美國和臺灣同時出版了一本回憶錄,書名為《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這本書是美國和臺灣反毛、反華、反共勢力的操作下出籠的,該書編造了許多子虛烏有的謊言,污蔑和侮辱毛主席,這本書,在國內外流毒很廣,影響很壞。對此書,魏巍同志怒不可遏,在他的主持下,迅速組織一批稿件,揭露和反擊李志綏及其背后勢力對毛主席的造謠中傷。魏巍同志還親自起草了《辱華反共的丑惡表演——我們對李志綏及其回憶錄的看法》的公開信,爾后他讓麥辛同志負責聯絡當年在毛主席身邊的秘書、警衛等工作人員。最后,經麥辛同志多方聯系,辛勤工作,一共有135名各界著名人士參加簽名,除了毛主席身邊的秘書、警衛、醫生、護士等工作人員外,還有著名人士臧克家、歐陽山、王稼祥夫人朱仲麗、王震夫人王季青等。公開信發表后,影響甚為廣泛。李志綏及其后臺被痛斥。不久,李志綏這個敗類,在我國人民的正義譴責之聲中氣絕身亡,一命嗚呼。

  另一件事,是針對某領導人錯誤講話的斗爭。2001年7月,某領導人在黨的生日發表的講話中,歪曲歷史唯物主義,否定剩余價值理論,拋棄馬克思科學社會主義的兩大理論基石,美化剝削工人剩余價值的資本家,為資本家加入共產黨大開綠燈,把無產階級為共產主義斗爭的先鋒隊——共產黨,變成資產階級的全民黨。面對如此嚴重的錯誤導向,麥辛同志的立場是堅定的,他與魏巍同志為首的編委的同志一致認為,這個講話是錯誤的,用魏巍同志的話來說,“我們共產黨如果允許有剝削行為的私營企業主入黨,那還叫什么共產黨?!”于是,編委開會集體決定,《中流》對這個講話不支持,不轉發。7月正是麥辛副主編值班,負責對第8期雜志的匯稿工作,他堅定地執行編委的集體決定,沒有安排那個講話,對此,有關部門發現后找到麥辛同志,給他施加壓力,要他立即把已送達印刷廠排版的大樣撤回,要他重新組稿,把某領導人的講話安排到第8期《中流》雜志上。麥辛同志態度堅決,他對有關部門的人說:這是編委會集體決定,我個人沒權改變,把他們頂了回去。有關部門只好自己去印刷廠撤稿,隨后宣布《中流》???。在麥辛同志匯稿的第8期,不僅沒有轉發那個錯誤的講話,而且還針鋒相對地刊發了一些批判性的文章,如魏巍同志的兩篇:“四項基本原則與無產階級專政下的階級斗爭”、“誰是先進文化的代表?”,吳志遠:“何必要否認中產階級的存在”,伯陽:“對1%的人占有45%財富的思考”等很有分量的文章。雖然第8期被有關部門扼殺,沒有發出來,但我們堅持了原則,沒有向反馬列毛主義的錯誤勢力妥協投降。

  在資產階級自由化盛行的背景下,辦“左刊”,當左派,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是要具有敢于堅持真理、勇于斗爭的精神。在這方面,麥辛同志表現是非常好的。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麥辛同志在文革中受到過打擊和錯誤處理,從解放軍報下放到廣西基層當工人。當他被平反重新回到軍報工作后,不計個人得失,表現出一個共產黨員的寬廣胸懷。在我與他一起工作和交往的20多年里,我沒有聽到他對此發過牢騷,更沒有改變他對黨、毛主席和社會主義事業的耿耿忠心。

  麥辛是一位具有很強革命事業心的老同志。自《中流》創刊以后。麥辛同志就擔任了副主編,協助兩位主編做好日常的約稿、選稿、組稿、編稿、出版,以及與作者、讀者的聯系,處理群眾來信等大量的工作。在長達十多年中,麥辛同志一直是兢兢業業,任勞任怨,除了審改稿件的日常工作外,他還主編出版了《海外飛鴻》、參與編輯出版《海外赤子》、《中流文萃》、《我們所唾棄的那種中國人》等多本書,擴大了宣傳,受到廣大讀者的歡迎??梢哉f,為辦好這個刊物,麥辛同志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和汗水,做出了重要貢獻。

  麥辛同志公而忘私的品德令人欽佩。麥辛同志把名利地位看得很淡,他從不計較個人得失?!吨辛鳌穼嵭兄骶庁撠熤?,設有主編、社長,常務副主編、常務副社長,副主編、副社長,編委,編輯部、經理部等多個層次的工作分工。從《中流》創刊開始,麥辛就是副主編,徐非光為常務副主編,后來增加了馬鎣伯和我為常務副主編(我還兼常務副社長),原編委劉朝蘭、陳志昂也先后增補為副主編,并且排在麥辛同志前面,而麥辛同志作為《中流》最早的副主編,一直沒有變動。我作為后來者,無論資歷、能力和業務水平都遠不如麥辛同志,對于主編和編委會這樣的安排,麥辛同志并不在意,從不計較,工作依然踏踏實實,一如既往。麥辛同志的這種高尚的品德,不能不令我肅然起敬。

  麥辛同志一直保持人民軍隊艱苦奮斗的優良作風。我剛到《中流》時看到,辦公條件非常困難。兩個簡易的辦公室還兼著倉庫。辦公室里沒有空調,沒有沙發,七八個社領導只有兩張破舊的辦公桌和一個破舊的乒乓球案子,幾把椅子也是斷胳膊斷腿綁著繩索。這些倒也可以將就,工作起來最不方便的是沒有電腦、復印機、傳真機等辦公設備;有兩部電話,因為經費緊張不能打外地長途。更為嚴峻的是經費上已經捉襟見肘,所有工作人員,包括幾個年過7旬的老同志,都是擠公交車或騎自行車上班。麥辛同志就是在這種困難的條件下,自覺地與大家同甘共苦,不要報酬,無私奉獻,堅持了整整11個春秋。

  為了度過經費上的難關,解決好“斷炊”的問題,繼續把刊物辦下去,在魏巍同志領導下,我們采取了多項增收節支措施,以應對眼前困難局面。在這方面,麥辛同志給予我很大的幫助,做了很多工作。

  1999年7月1日,麥辛不辭辛苦,陪同我一起去河北省晉州市周家莊鄉(全國唯一沒有實行分田到戶而保留人民公社制度的鄉鎮)去“化緣”。接待我們的是78歲的老書記雷金河同志。我們說明了來意后,他熱情地對我們說:“《中流》雜志,我看了覺得很好,是個真正馬克思主義的好刊物。我們決定幫助你們,給你們輸點氧,先給你們x萬,以后年年都給你們解決點。你們在上邊好好斗吧,我們在下邊支持你們!不能走蘇聯道路!不能搞資本主義!”老書記的一番話,麥辛和我都非常感動。遺憾的是,兩年后,雷金河就去世了。至今周家莊人民公社體制沒有改變。

  麥辛同志自強不息的勤奮精神是很感人的。他做到了生命不息奮斗不止。在《中流》工作期間,我們正副主編中,只有徐非光同志會電腦,我和麥辛都是電腦盲?!吨辛鳌吠??,我們倆都學會了電腦寫作。此后的20年來,麥辛同志一直堅持創作,筆耕不輟,利用網絡博客,不斷地發表隨筆、散文、詩歌、評論等作品。從2008年始,他每年都給我寄來一大本他的著作。其中有:《拾之八九》(2008-2009)、《爾拎易拎集》(2010)、《一二一輯》(2012)、 《移山紀》(2013)、《意思,意思》(2014)、《咿曲》(2015)、《遣留之什》(2016)、《意氣與義氣》(2017)、《想起了伊巴露麗》(上卷)(2018)、《想起了伊巴露畫》(下卷)(2018)、《風情不能依舊》(終刊號)(2019)。先后寫了12卷博文,一千多萬字。

  特別令人感動地是,2017年他老伴的病逝都沒有影響和停止他的寫作。2019年3月,他患腦中風住院,出院后在醫生的建議下,在子女的勸阻下,他決定封筆,并于2019年6月出了一本《風情不能依舊》的集子,在封面上他注明是“終刊號”,然而,當年的9月,他又出了一本《刀切蓮藕絲不斷》(殘卷)。

  麥辛同志每出一本博文新作,都寄給我,我每次收到他的著作我都給他寫個回復,既稱贊他,又關心他的健康。我在給他的回復中寫道:

  ——您一年出一本書,很是不易。每一本書,都是您用心血寫成的,是您思想、精神、知識升華的結晶。如您所說,“今年多舛”,老伴離世,對您的打擊很大,但您能以頑強的毅力,依然孜孜不倦,勤奮寫作,未弱文筆。您的這種精神令我欽佩,很是值得我學習的!您體弱多病,望您注意勞逸結合,保重身體。

  ——十多年來,您沒少寫東西,著作頗豐啊!祝賀,祝賀!您已到米壽之年了,該收筆了。您的子女很關心您的健康。他們是對的。您是需要注意休息和頤養天年了,不要把自己搞得太累。您已經夠勤奮,夠努力的了。您的這種精神很可貴,值得我們大家學習。

  我一直在想,是什么力量激發了麥辛同志這一“不停筆”的毅力和精神呢?近日我翻閱麥辛同志的博文集,才找到答案。原來是魏巍同志對他的鼓勵。

  麥辛同志2013年寫的《遠征海外反擊非毛反動勢力的一頁戰史(1)——為魏巍<新語絲·悼冷西>補證》一文中道出了這個實情。他寫道:

  “2008年夏日的一天,我和孫瑞林同志一起到301醫院高干病房去看望病中的魏巍同志,恰好遇上他的文集之外最新的一本雜文集子《新語絲》(魏巍文集續1卷)剛剛印出來。那天,他精氣神十足,很高興地把書分別拿給我倆看。還特地對我說,里面有的文章還提到了你。你寫的東西太少了。還是應該寫一寫。我點頭了,也默然了。我領會,這是對我的批評,也是對我的期望。”他繼續寫道:“其時我正開始化名(馬望野)在網上寫博客,勁頭也很大。我想,需要的話,我一定會詳詳細細地寫出來的,不過得等到我能夠用本名(麥辛)發表的時候。何況,當前即便寫了出來,也不會有傳媒能夠發表出來的!所以就一直拖延了下來。魏巍同志不幸過世之后,這件事常常壓在我心上,讓我不時想起來就難以釋懷,的確是揮之不去了?,F在的這篇文章,就算是我誠心誠意為魏巍同志作逝世五周年祭,用以告慰永生于九天之上的老首長!”

  在我結束這篇悼念文章的時候,我想起了曹操的詩句: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也想起李商隱的詩句:“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

  更想起毛主席在《紀念白求恩》中的最后一段話:

  “我們大家要學習他毫無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從這點出發,就可以變為大有利于人民的人。一個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這點精神,就是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于人民的人。”

  是啊,麥辛同志就是曹操、李商隱詩中的老驥、春蠶和蠟炬,就是毛主席《紀念白求恩》里贊揚的那種人!

  麥辛同志走好!麥辛同志不朽!

  (2020.10.18)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娱网棋牌步步为赢官网 甘肃福彩快三走势技巧 东北麻将游戏下载安装 老k棋牌联系电话 广西快乐十分彩票app 贵州快三开奖视频 皇家软件时时彩手机版 最好玩的街机捕鱼游戏 江苏麻将技巧 能开好友房的炸金花app 江苏快三开奖直播 白小姐 下载 购买广西11选五平台分享 怎么玩手机捕鱼达人2 三国麻将手机游戏 广东快乐10分乐彩时彩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