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吳銘:這是資產階級對中國革命的曲解——談談《雷霆戰將》現象

2020-11-20 17:20:29  來源: 吳銘再評說公眾號   作者:吳銘
點擊:    評論: (查看)

  應該說,這種對中國革命史的歪曲,特別是對毛主席領導下的依靠人民群眾,特別是依靠農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土地革命戰爭、解放戰爭的歪曲,是民族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特有的脫離群眾、脫離實際的錯誤傾向導致的,并不一定是出于他們的主觀惡意。

  主席講,看一個知識分子是否革命,關鍵要看其是否愿意與群眾相結合。主席反復講這些話,最著名的是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

  民族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天生是不愿意和群眾相結合的,是看不起腳上有泥巴、手上有牛屎的農民的,從感情上不愿意與他們接近,不愿意承認他們才是世界的創造者。他們的世界觀就是精英史觀,不是人民史觀,這個很難改、易復發。所以,小資產階級非常容易看不起群眾,容易脫離群眾。主席利用延安整風,基本上糾正了小資產階級的這個毛病,把奔赴延安的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改造成了無產階級的知識分子。建國后,也就是進城后,繼續進行這種改造,也取得了相當的成功。不過,因為共產黨在城里革命,所以,客觀上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因為身在城里,不容易暴露其鄙視群眾特別是鄙視農民群眾的真相。主席就發動這些大大小小的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讓他們上山下鄉、接觸群眾、參加勞動鍛煉,主動與群眾結合,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應該說,相當多數的知識分子是改造了自己的世界觀的,當然,并不是所有這樣的知識分子都改造好了、并且形成了堅定的人民史觀。

  這些沒有形成人民史觀的知識分子,盡管這些知識分子有一百個不愿意,礙于大環境,也不敢炸刺,只能入鄉隨俗。

  主席去世了。

  被毛主席的世界觀改造運動弄得“灰頭土臉”的所謂知識分子,一開始還要觀察一下。等風向穩定之后,他們發現,他們可以訴苦了。隱藏在內心深處、被人民史觀壓制了好多年的小資產階級名利、自私、脫離群眾、鄙視群眾特別是農民群眾的觀念,終于可以發作了。

  老實說,由于毛主席時代的偉大成就,如何面對這個成績,政治的、經濟的、軍事上、思想文化上的、體育衛生方面的、社會風氣、道德品質,革命精神、光榮傳統、優良作風等等方面,成為一個難題。——對于這些人來說,毛主席時代取得的不可思議的成就,對他們來說,不但不是什么好事,而且是一種壓力,一種讓人無法面對的壓力。

  全面繼承?他們實在無力繼承,也無意于承繼。表現在文藝領域,就是所謂傷痕文學。不過,傷痕文章,引不起人民群眾的興趣。我70年代初生人,一開始,看的戲曲和露天電影是《奇襲白虎團》、《打擊侵略者》、《難忘的戰斗》、《三進山城》等類型,農民觀眾都能從頭看到尾;孩子們玩游戲時,能把其中一些經典臺詞背出來。后來,很突然,“傷痕文學”電影出來了。我記得很清楚的是《淚痕》《小街》《但愿人長久》等,農民觀眾看了一會兒,就散場了。根本原因在哪兒?一是看不懂,感覺小題大做;二是沒有思想共鳴,沒有人為主人公的遭遇感到不平;三是這些電影,基本上都是知識分子的生活和抱怨,與農民何干?而且,農民似乎也沒有見過這樣的知識分子。這些作品完全脫離了工人農民解放軍等主流生活。我覺得,從社會影響上來講,所謂傷痕文學,是失敗的文學,也是中國文學走下坡路的開始。

  但是,傷痕文學,是主席去世后,小資產階級文學的第一次登臺表演。老實說,表演得很爛,屬于自我表演,沒有收獲到幾個掌聲。所謂傷痕文學,其實是小資產階級對自己生活的理解,還不是對革命的理解。

  資產階級是如何理解革命的?他們完全從自己的得失角度看等革命!比如,自己的愛情,自己的名利,自己的官位之類。革命給了我這些,那么,我就贊揚這樣的革命,或者贊揚革命的這一部分。對于與我無關的那部分革命或者革命的那一部分,我就不提。給我的名利、地位、愛情、子女造成傷害的那部分,我就控訴。

  老實說,這些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如此對待革命,其實是背叛了革命。

  對待毛主席的革命遺產方面,完全是以自我利益是否得到了保障為取舍標準。

  但是,大家知道,毛主席的革命,其實是動員、教育、組織、領導最底層的工人、農民、士兵,所進行的革命,所以,主席強調群眾路線、強調深入群眾、強調調查研究、強調與人民群眾相結合、強調人民群眾是真正的銅墻鐵壁,強調人民戰爭。這些,在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看來,都是苦差事,都是對自己的利益的損害。自然,他們不愿意做這些事。在當時的環境里,由于還不敢過于背叛主席,所以,以前做的這些事,都成了他們的資本,他們宣揚他們以前做的這些事,并不是說自己以后也要做這樣的事,而是說,我以前做過這些苦差事,應該得到相應的名利。當然,他們也不鼓勵別人也做這些事。

  反映在他們制作的電影中,一方面,屏蔽掉人民史觀,屏蔽掉人民群眾才是革命的第一功臣、決定性;二就是革命值不值的問題,革命對我是否有利的問題;三,當然要有一些革命色彩,不然,群眾那一關不好過。不過,這里的革命,已經走了樣子,已經和《難忘的戰斗》《奇襲白虎團》《地道戰》等革命文藝里的革命,有了差別:群眾成了配角、不再擔任主角,或者干脆群眾消失了,當然,群眾路線、人民戰爭等觀念自然也不是表現的主題。

  反映在革命的目標上,原本毛主席時代的人民解放這一根本主題,這個支撐民族獨立和解放的支柱,被悄然抽掉。似乎,共產黨毛主席領導的革命,就是為了民族獨立和解放,沒有人民解放、階級解放這樣的本質。

  以上,是民族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對中國文藝的改造。即用民族立場,取代人民立場,來觀察革命、解釋革命。

  這個改造,也有一個由淺入深的過程,甚至還有與人民革命理念的爭奪攻防。最終,民族資產階級對革命的理解,奪取了對革命的解釋權。我認為,這種爭奪的最終結果或者說標志,是小說和電視劇《亮劍》(李幼斌版)的出現。

  從《亮劍》中,看不出中國共產黨毛主席組織領導抗日戰爭的最基本的做法:比如游擊戰、深入群眾、動員群眾、群眾支持,比如國民黨頑固派的破壞,比如爭取偽軍反正,比如團結國民黨頑固派的統一戰線及其復雜激烈的斗爭?!读羷Α?李幼斌版)也有群眾,比如秀芹,但是,秀芹只是個配角,甚至,其出現只是為了烘托李云龍這個形象,重點還不是李云龍深入群眾的形象,而是其愛情形象?!读羷Α芬矝]有解釋,為什么老百姓對八路軍那么親密,似乎也不屑于解釋,群眾嘛,沒有那么重要。

  群眾沒有那么重要!這種觀念,在《地道戰》《南征北戰》《難忘的戰斗》《平原作戰》等作品中,簡直是犯罪。

  在民族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革命觀念中,是他們為代表的共產黨救了群眾,所以,面對群眾可以高高在上;而在無產階級的革命觀中,則是群眾救了共產黨,所以,必須與群眾相結合,強調軍民魚水關系。

  民族資產階級,對于買辦資產階級的文藝作品,沒有免疫能力。伴隨著中國文藝的民族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化,文藝陣地迅速喪失,港臺文藝順利進入中國內地,搶盡了風頭。不過,這時的港臺文藝,由于受毛主席時代革命文藝的影響,其實,雖然立場還有這樣那樣、或重或輕的問題,但其格調也沒有今天這么墮落。有些方面、有些作品,甚至比中國的傷痕文學格調還要高一些。

  我一直認為毛選第一篇《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是主席一生思想的框架,對主席一生、對中國革命、對毛澤東思想,有統攬作用。不理解這篇文章,恐怕就無法理解主席的革命思路。此文寫于1925年,大革命爆發的前夜。

  這篇文章的意義不光是強調革命的首要問題是分清敵友,還指出了誰是朋友、誰是敵人,特別是指出了如何對待當時在中國勢力極大的民族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的問題。

  主席說,“中國的中產階級,以其本階級為主體的“獨立”革命思想,僅僅是一個幻想。”“那動搖不定的中產階級,其右翼可能是我們的敵人,其左翼可能是我們的朋友——但我們要時常提防他們,不要讓他們擾亂了我們的陣線。”

  1940年代,在《新民主主義論》等文章中,主席對民族資產階級的本性,又進行了進一步的揭示:民族資產階級的兩面性!民族資產階級的“兩面性”即革命性和動搖性、妥協性是由軟弱性決定的,它承擔不了完全中國革命任務——民族獨立和解放,更加不可能承擔人民的解放。

  今天,我們看到,甚至,他們連無產階級革命所取得的人民在政治、經濟、軍事、思想文化上的當家作主成果,也守不住。甚至,他們也守不住由于人民革命成功,他們所享有的政治盟友的地位。

  在帝國主義的文化、經濟侵略面前,他們再一次打了敗仗。

  體現在文藝領域,除了大量的小資產階級文藝——今天充斥銀屏的電影電視,其實都是小資產階級的文藝,甚至是赤裸裸的買辦文藝。

  以《亮劍》等為代表的作品,體現的是中國的民族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對革命的理解,這類作品對無產階級這個革命的領導者與民族資產階級這個革命的動搖者甚至是反動者,分不清楚?!读羷Α贩植磺宄伯a黨與國民黨在抗日戰爭中的主角配角關系、支撐者破壞者的關系,將兩者混合、甚至混同起來,對國民黨頑固派的消極抗日、積極反共,絕口不提,甚至,還拼命美化國民黨的抗日、抬高其地位、夸大其貢獻,這不光是對歷史史實不清楚——我相信創作人員對當時的歷史史實是清楚的——,主要是因為立場問題,出于資產階級立場,必然淡化人民群眾在戰爭中的決定作用,淡化游擊戰,淡化人民戰爭,甚至根本不可能理解人民戰爭,不可能理解“人民是真正的銅墻鐵壁”這樣的論斷,當然也不可能理解《論持久戰》。

  原本,共產黨、紅軍、八路軍、新四軍、游擊隊,要做“打傣族籌款子、做群眾工作”,要建立革命政權,要分土地(土地革命戰爭期間),要減租減息、三三制(抗日戰爭期間),要搞宣傳、教育、衛生、婦女解放等工作,但在小資產階級控制的文藝中,這些都 看不到了。呈現在小資產階級文藝視野中的共產黨和人民軍隊,似乎只干軍事工作,而且,軍事工作也只干打仗一項。不信,請看《亮劍》。

  好歹,《亮劍》(李幼斌版)還有比較堅定的民族立場,多少還保留了一些人民史觀,還知道人民群眾參加了抗日。雖然對人民群眾的決定性作用不那么清楚。這只是民族主義對人民革命的片面理解,還談不上抹黑、誣蔑。到了后來重拍的《亮劍》新版,則人民群眾的形象進一步淡化,似乎可以完全抹煞了,對國軍的美化,則更進一層。

  而以兩個四百、某某川為代表的文藝,則是買辦資產階級對革命的理解,這已經不是片面曲解的問題了,而是赤裸裸的抹黑、歪曲、誣蔑。

  中國今天的和平和建設成果,難道是四行倉庫的幾百國軍打出來的嗎?難道不是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援越抗美等戰爭和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成果嗎?怎么可以這個成果按在國民黨反動派蔣匪幫頭上?

  抗日戰爭,中國共產黨毛主席領導下的新四軍、八路軍、東北華南游擊隊和抗日根據地的革命軍民發揮了中流砥柱的作用,這個,小資產階級是理解不了,當然也不愿意承認。但是,說國民黨頑固派是正面戰場、發揮了主要作用,他們在感情上很容易接受——雖然這些所謂的貢獻不是事實。

  但即使是容易接受,礙于他們所知道的歷史史實,他們不得不承認,共產黨確實厲害,在抗日戰爭中的功績,不能抹煞。這當是主《亮劍》主創人員的心態。

  到了某虎那幫買辦資本勢力眼里,事情就不一樣了。他們干脆痛恨抗日戰爭,更加痛恨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所以,他們對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的理解,必然是站在蔣匪幫、帝國主義立場上,必然要對這些偉大戰爭進行抹黑、歪曲、誣蔑。

  回過頭來再看看《雷霆戰將》。這部作品,我只看過一些介紹,還沒有全面理解。感覺,這是帶有相當程度的買辦色彩的民族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對人民革命的理解。倒不一定是刻意抹黑人民的抗日戰爭,但是由于小資產階級的階級局限性、狹隘性,他們要把那場波瀾壯闊的戰爭,改造成自己喜歡的那種資產階級的樣子,加上作風輕浮、急功近利,不愿意深入研究當時的歷史事實,當然是把抗日戰爭歪曲得面目全非。

  怎么樣展現真正的人民的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等革命戰爭?

  我覺得:指導思想方面,要充分端正政治立場,即切實用人民立場而非資產階級精英立場,來審視中國革命,必須多看看毛主席等老一輩革命家的有關論述,吃透其精神,掙脫資產階級有色眼光對革命的觀察、記憶和理解,因為這種站在錯誤立場上對革命的觀察、記憶和理解,都是一種有意無意的曲解。民族資產階級對人民革命的理解,保留了人民革命的民族主義的成分,但卻屏蔽掉了其中人民解放的成分。這是他們有良知的地方,也是他們正確的地方。但是,這種片面的正確性,有很強的欺騙性,很容易讓人忘掉人民革命中的人民解放部分,人民解放,是民族獨立和解放的基礎和前提,忽略了人民解放,民族獨立和解放就喪失了根源,成了空中樓閣。

  買辦資本勢力對革命的理解,其實就是歪曲、抹黑、誣蔑,雖然居心險惡,但是,欺騙性不強,容易識破,暴露他們的買辦本質。某虎的兩部片子,均被全國人民識破,雖然受到官僚資本主義勢力的掩護,但是,其社會影響卻人民被限制在一定范圍內了。

  創優技巧方面,我建議主創人員,包括有司衙門,可以參考一下《難忘的戰斗》《奇襲白虎團》《南征北戰》等電影的創作風格,準確理解人民群眾在戰爭中的主角地位,重點把握如何展現人民群眾的主角地位,如何體現共產黨毛主席對群眾革命運動的政治、經濟、軍事和思想文化上的組織領導,體現是這種領導把群眾動員起來、團結起來、組織起來,最終取得了革命勝利。

  創作隊伍方面。中國人民革命的解釋、繼承、發揚工作,不能按照市場原則,轉包給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更不能讓買辦資本勢力染指。某虎的兩部片子,已經充分說明了問題的嚴重性。我們應該培養和愛護自己的革命的創作隊伍,并給予充分的政治、教育、宣傳、推廣、經費方面的保障。

  作品的評判方面。不能把作品思想性、藝術性的評判權交給民族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更不能交給帝國主義和國內的官僚買辦資本勢力,必須建立和培養人民自己的文藝批評隊伍,這個問題,恐怕需要人民群眾自己起來,積極主動投入到文藝批評的斗爭工作之中。首先要用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用主席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精神,來指導作品創作和評判作品得失;其次,要看人民群眾喜歡不喜歡,要看客觀上能不能起到動員人民群眾起來反抗帝國主義、官僚資本主義、封建主義的自覺性。第三,無論如何不能用所謂票房來評判作品是否成功,因為,票房,說到底是個資產階級甚至是商業標準。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娱网棋牌步步为赢官网 89181191556195979306066668699270472661114934191167525867755042202129013159917188682695775718112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