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他們為什么要背叛毛主席?

2020-11-07 07:20:10  來源: 子夜吶喊   作者:秦明
點擊:    評論: (查看)

  昨天讀到了孫瑞林同志的《重溫黃克誠“講話” 高舉毛澤東旗幟》,深有感觸。

  黃克誠將軍在1980年11月27日的講話《共產黨員要同詆毀毛澤東思想的現象必須作堅決的斗爭》中講道:

  “現在國內外的敵對力量都希望我們把毛主席搞臭,把人們的思想搞亂,把我們國家引向資本主義。”

  “毛主席逝世了,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財富?,F在有些人要丟掉毛澤東思想這面旗幟,或是要批判毛澤東思想的重要部分。我認為這樣做是危險的、是要吃虧的、是會碰得頭破血流的。”

  “有些人要丟掉我們自己的寶貴財富,難道要請孔夫子、三民主義回來?那是過去的歷史已經證明過了時和行不通的!如果既不請孔夫子,又不請三民主義,那是不是要把西方資本主義的那一套搞來呢?我看是絕對不行的!”

  “丟掉了毛澤東思想,造成黨和人民的思想混亂,我們的社會主義國家就可能變質,子孫后代就會受罪。我們不能不看到這個危險!”

  半年后,黃克誠老將軍意猶未盡,讓人將講話的第一部分整理出來,以《關于對毛主席的評價和對毛澤東思想的態度問題》為題,發表在了1981年4月10日的《解放軍報》頭版頭條。

  黃克誠老將軍這個講話的背景是什么呢?

  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大規模平反階段,不少在政治運動中受過沖擊的領導干部,在不同場合發泄了對毛主席的不滿,甚至發展到公然地造謠、詆毀和攻擊,比較有代表性的是1980年黨內4000多名高級干部討論“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草案時出現的眾官“非毛”場面……

  針對這樣的現象,黃克誠老將軍感到憂心忡忡,認為這種趨勢很危險!1980年11月27日,中紀委召開第三次貫徹《關于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座談會,黃克誠將軍作為常務書記出席會議。當時,病殘之軀的黃克誠已經雙目失明,被別人攙扶著走上主席臺,發表了上面提到的講話。

  “丟掉了毛澤東思想”就會“變質”,這個話是黃克誠老將軍最早講的,后來錢學森同志、王震將軍都講過類似的話,錢學森說:“丟掉毛澤東思想和公有制,中國就完蛋了!”王震說:“丟掉毛澤東思想,馬克思主義者受難的時候就到了!”

  后來事情發展的事實表明,黃克誠老將軍的擔憂是具有遠見的,某些人就是要“丟掉毛澤東思想這面旗幟”,“批判毛澤東思想的重要部分”。“毛澤東思想的重要部分”是什么?那就是防止“黨變修、國變色”,防止工農群眾“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的最鋒利的思想武器!自然也就成了某些人背叛人民、背叛革命,利用手中的權力為自己和家人搞特權、發財致富的絆腳石,怎能不丟掉、不批判、不背叛?

  毛主席晚年“苦口婆心”地勸某些“老革命”:“有些人自以為革命了幾十年,喜歡擺老資格。”“你雖然革命了幾十年,有一些資格,但是如果你某一天說了一些混帳話,辦了一些混帳事,人民還是不能原諒你。”周總理也向那些一大把年紀的革命功臣們傳達毛主席的意思,“晚節不保,一筆勾銷。”

  看一個人有沒有背叛革命、背叛人民、背叛毛主席,其實有一個最簡單的評價標準,就是看他有沒有為自己和家人謀特權、發財致富。以這個標準看,黃克誠老將軍絕對是一位忠誠的共產黨人。

  70年代末,黃克誠將軍平凡恢復工作以后,管理部門按他的職務準備建房。黃克誠堅決不同意,仍住在一個原軍職干部的舊房子里。由于房子年久失修,毛病很多,黃克誠一開始同意維修,然而當他了解到維修費要十幾萬元人民幣時,當即阻止,只是讓簡單修一修不要漏雨就可以了。

  黃克誠將軍平時穿的衣服不是到了實在不能再穿的程度,是舍不得換掉的。平時吃飯每餐只有兩個菜,招待客人時再另外加兩個菜,這已經成了黃家多年來的老規矩。對自己很“吝嗇”的黃克誠,卻從自己的工資里拿出不少錢,幫助那些烈士遺孤。

  黃克誠將軍1980年代住進了解放軍總醫院,負責護理的護士寫了本回憶錄,其中記述了一個細節:當時首都體育館有場非常精彩的大型文藝晚會,護士的男朋友給她買了票,而當時黃老將軍的病情出現反復,每天晚上需要增加一次輸液??吹阶o士有心事,黃老了解到了原委,就主動提出推遲輸液,讓護士去與男朋友約會。

  晚年病重,黃克誠將軍感到自己的病沒多大希望了,便拒絕治療和用藥,說“我已經不能為黨工作了,請你們不必為我浪費國家錢財了。”

  不僅是嚴于律己,黃克誠對自己的子女要求也是非常嚴格的,他的四個子女沒有一個經商的,節儉的家風也傳給了子女。2017年,黃克誠的大女兒黃楠路過長沙去湖南黨史陳列館參觀,因為這里保管著黃克誠曾經用過的地球儀等工作物品。工作人員邀請她來講講黨史,便留下與工作人員用了頓簡餐。用餐之后,黃楠發現還有少量沒吃完,就提出全部打包。黃楠是中科院高能物理所的研究員,偶然路過來這里參觀一不為名二不為利,顯然不需要刻意“表現”什么,所以,她的節儉完全是率性而為、習慣使然。

  黃克誠出生于湖南永興的一個農民家庭,靠著親屬接濟讀了8年私塾,1922年考入毛主席親自建黨的湖南衡陽第三師范,開始接觸馬克思主義,1925年入黨,被派往國民黨中央政治講習班學習,這個講習班實際由毛主席主持,黃克誠也就成了毛主席的學生。盡管黃克誠談不上與毛主席有怎樣的私人關系,因為毛主席也是從來反對在黨內搞私交的,但黃克誠與毛主席接觸的時間之久,黨內恐怕也沒幾個。

  毛主席身上大公無私的作風,黃克誠將軍是看在眼里、記在心里的,因此他時刻以毛主席為榜樣,并踐行了終生。黃克誠將軍晚年對身邊的人說:

  “毛主席這面鏡子在大家心中是絕對完美無瑕的,因為無論在最艱難的長征時期,還是在稍有好轉的延安時期,一直到解放后,沒有人見過毛主席為自己,哪怕是生活中的一絲私利要求過。”

  “‘為人民服務’、‘大公無私’說起來簡單,但是能讓上千萬的黨員干部做到,歷史上除了毛主席沒有第二個。無數事實可以證明,毛主席永遠是站在最苦最窮的老百姓的立場上說話,在他心里最正確的永遠是人民。”

  “當毛主席把自己的兒子送上戰場時,我們這些跟著主席戎馬一生的軍人,私下無一不是感嘆佩服,又覺得三生有幸,一個領袖為了國家民族,為了人民安康,以身作則做到如此,我們除了敬仰誓死捍衛還能說什么?”

  “主席‘文革’的初衷,說簡單點,不就是怕我們黨的干部變質,有了私心,蛻化成了以前的地主資本家,老百姓不是又要開始受壓迫剝削了嗎?主席從長征開始,就領著我們和‘私’這個字斗,主席最怕的就是我們的黨員干部有了私心。他多次說過,我們的干部如果有了私心,那老百姓的日子就不好過嘍。主席發動文革是為了廣大人民的利益,不是為了自己,如果能明白這一點,作為老黨員受點委屈誤解,還有什么可埋怨的呢?難道我們自身就真沒有一點缺點或者失誤嗎?更加不應該把怨恨加在毛主席身上。”

  正是基于這樣的認識,在旁人眼里,是毛主席讓黃克誠受了天大的“委屈”,于是想拉攏他、腐蝕他,來一起反對毛主席。但黃克誠老將軍沒有如他們的愿,他對毛主席沒有一丁點的怨恨,反而在老年雙目失明的情況下,拖著病殘之軀,毅然站出來捍衛毛主席。

  黃克誠老將軍捍衛的不僅僅是那個帶著他打天下的毛主席,他要捍衛的是毛主席嘔心瀝血、奮斗終身的人民江山,捍衛的是毛主席念茲在茲的勞動人民的前途與命運!

  以前筆者常常在想,對比黃克誠這樣忠誠的共產黨人,某些人為什么要走到背叛毛主席、背叛人民的路上去呢?

  后來,筆者讀到了魯迅先生的《中國文壇上的鬼魅》才豁然開朗:

  當國民黨對于共產黨從合作改為剿滅之后,有人說,國民黨先前原不過利用他們的,北伐將成的時候,要施行剿滅是豫定的計劃。但我以為這說的并不是真實。國民黨中很有些有權力者,是愿意共產的,他們那時爭先恐后的將自己的子女送到蘇聯去學習,便是一個證據,因為中國的父母,孩子是他們第一等寶貴的人,他們決不至于使他們去練習做剿滅的材料。不過權力者們好像有一種錯誤的思想,他們以為中國只管共產,但他們自己的權力卻可以更大,財產和姨太太也更多;至少,也總不會比不共產還要壞。

  ……假使共產主義國里可以毫不改動那些權力者的老樣,或者還要闊,他們是一定贊成的。然而后來的情形證明了共產主義沒有上帝那樣的可以通融辦理,于是才下了剿滅的決心。孩子自然是第一等寶貴的人,但自己究竟更寶貴。

  革命隊伍里并不都是像黃克誠將軍這樣一開始就抱著救國救民理想的人,黨內其實也有不少魯迅先生筆下的“權力者”。

  滿清末年,科舉就廢了;辛亥革命的果實被竊取,軍閥割據,列強紛爭,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舊中國處于動蕩與不確定中,受苦的固然是廣大勞動人民,精英士紳的弟子同樣失去了上升的通道,于是便都去“咸與革命”了,與那些真正抱著救國救民理想的仁人志士不同的是,有些人參加革命則是為了撈取本錢。對于這樣的投機革命者來講,參加國民黨還是參加共產黨其實差別不是特別大。要知道,國民黨起初也是一個革命的政黨,還一度被共產國際吸收為“同情黨”,到1927年才徹底蛻變的。

  四一二之后,一些人叛變了,但叛變的下場大多也好不了,哪怕是張國燾這種級別的,到晚年也落了個窮困潦倒,更別說普通的文官;十年土地革命,篳路藍縷,時刻都面臨著犧牲,真正的共產黨人往往是沖鋒在前,犧牲的概率很高;投機者往往是躲避在后,犧牲的概率反而很低;局勢稍緩,投機者就露出了尾巴,僅1937年至1938年,邊區司法部門就判處公務人員貪污腐化案180起,延安整風其中一項就是堅決反對并嚴厲懲處貪污腐敗行為。

  1949年的七屆二中全會上,毛主席告誡:“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艱苦奮斗的作風”,“進京趕考”之前,毛主席又語重心長地說,“我們決不當李自成,我們都希望考個好成績”。

  新中國剛剛成立,就殺了劉青山、張子善,毛主席是希望以此提高同志們的警惕,挽救更多的干部。新中國前十七年整體的官場風氣,放在中華民族數千年歷史上,不可謂不風清氣正,但不好的苗頭已經出現。“糖衣炮彈”既來自于國內外的資產階級,亦來自于混入黨內的投機者。通過一次又一次的運動發動群眾整黨,取消“貴族學校”、批“城市老爺部”、批“才子佳人部”、辦“五七干校”……毛主席無不是在試圖遏制這股風氣。

  “跟我在一起,不高興嗎?”“高興!就是……有點兒不輕松。”

  固然是毛主席把他們從大山領進了城市,沒有毛主席,他們什么都不是,但是堅持“繼續革命”的毛主席,無疑已經成了橫亙在投機者心頭的一座大山,阻擋了他們的“官老爺夢”、“發財致富夢”。

  毛主席在的時候,他們還要收斂一點;毛主席走了,他們就開始拼命地造謠、詆毀毛主席,要搬走這座大山,“傷痕文學”的真正源頭,恐怕還是四千人大會上那些“非毛”的袞袞諸公。

  是非功過,離得越久遠,反而看得越清楚。黃克誠老將軍40年前得話已經是洞若觀火了,如若他再多活二十年,很多事情恐怕能看得更明白。

  那些還在誤解毛主席的年輕朋友們,真應該好好讀一讀“挨過整”的黃老將軍的講話,了解一下他的事跡。

  轉載自微信公眾號“子夜吶喊”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娱网棋牌步步为赢官网 746427508162408950710588289884112740937808951825425590333585872497837841569731623233658531345790959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