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何新的視頻談話

2020-11-23 08:46:28  來源: 何新老家伙   作者:何新
點擊:    評論: (查看)

打不開?點這里>>>

  同學們好啊!

  我患多種重病很多年了,不便外出四處走動,所以,一直也沒機會來學校和大家見個面。抱歉了,對不起。

  感謝倪陽和各位老師與同學們成立了這么個學會,你們成立這個學會有點意思。

  我當初說過既不支持也不反對,沒想到現在一晃,不知不覺就已經過了十一年了。

  你們這個學會叫“何新研究與批判學會”,這個名字好,為什么?

  我說三點看法。

  第一、我認為何新其人并不值得研究,不值得關注。

  此人平生浪跡江湖,學歷很低,做事情一半兒認真一半兒游戲。

  我現在認為自己睡覺的時間比普通人會多。特別是這些年來,由于身體不好,一天大部分時間都是呆坐冥想,半睡半醒的狀態。

  我年輕時候沒讀過大學,也沒有鍍過任何的金?,F在,其實就是一個重病在身,率性而活,喜歡看電腦、玩游戲的退休宅男,一個邋遢老頭而已。有什么可研究的。

  但是第二,何新的著作確實不少,而且涉及多種人文科學的學術領域。

  我的書讀者不少。恨我的人說,流毒甚廣??赡苋绱?,十分可恨!

  但是值得看嗎?還是值得一看。因為標新立異的觀點比較多。

  第三,其實自從進入學術界以來,四十年來,我幾乎一直在吵架。而且是與學術界的各種多數觀點,各種定論和成見吵架,甚至多次與一些領域具有代表性的主流思潮正面碰撞。

  是非自可兩論,但是值得研究。

  例如我在80年代對抗文學中的時髦的現代派,我提出應該復歸英雄主義的傳統。后來對抗短缺經濟學,提出了過剩經濟學的概念。對抗私有化經濟學,提出了新國家主義經濟學的概念,以及對抗流行的新自由主義的各種主流思潮等等。但這些都是陳年舊事了,其實這方面已經有很多人做過研究。例如:祝東力先生、房寧先生等等,早就從文化和政治學方面做過研究。天津大學有一位學者于義凡先生曾經以此為題寫過他的碩士論文,天津師范大學馬德普教授有一本名著叫《當代中國政治思潮》,在此書中,有專門的一章討論何新的新國家主義,各位可以看看。

  但是我認為啊,我的前半輩子其實是無知得很。

  因為在2000年以前,我不知道世界上有個隱形的獨眼巨獸“梅森會”。

  關于梅森是否存在,過去多數人不相信它存在,現在還是有很多人不相信它存在。那么它究竟是否存在哪?

  其實這個問題不需要問我,美國總統川普可以回答。我看過老川普的一些錄相和視頻,他多次在演講和對話中指責一個神秘影子組織的存在,說這個影子組織控制了世界的政治和金融,阻礙他的政策。

  我早年也曾經崇拜西方的古代文明,我不知道希臘、羅馬、印度、埃及的那些編年表都是假的,以及包括什么馬其頓帝國亞力山大的那些高大上的故事,都是近代西方人,西方的歷史故事會(按:當然,他們有官方名字叫什么劍橋、哈佛歷史系列)所虛擬編造的一種文學虛構。

  最近幾年以來我特別關注對中亞、西亞、南亞海陸交通史的研究。這一部分的研究長期以來被中國史學界所忽視。而實際上我認為中亞、西亞、南亞不僅是絲綢之路,整個歷史與中國古代史關系非常深遠、重大??梢哉f這些地區是中國歷史的后院。還有這幾年我對解放戰爭、毛澤東軍事思想的研究,也獲得了許多前所未有的新知。

  所以我自認為最近這二十年來我的所學,比我前二十年的學問深刻。耳目一新,振聾發聵。

  這些方面的學術值得各位今后繼續研究。我已經開了個頭。

  但是,當然你們不必相信和跟隨我,我歡迎你們批判我,反駁我以至駁倒我。

  在這些領域中,我叫板主流學術也已經多年。

  我年輕時欣賞陳亮的兩句話:推倒一世之智勇,開拓萬古之心胸。第一句話我也許做到了,第二句話可以留待后人去評論。

  對于西方制造的這個偽史體系,我曾經提出了許多反對的論據、揭露的資料。例如:文藝復興時代的拉斐爾有一幅著名的油畫作品,叫作所謂的“柏拉圖學院”、或者雅典學院、或者雅典學派。

  過去都說這個作品是表現什么希臘雅典的哲學家學派,其實是瞎說。雅典那個巴掌大的亂石山城根本養不活這種規模的學院。

  這幅畫實際上是取材于中世紀阿拉伯人的“哲學之宮”,所以圖畫上有波斯人、印度人、還有阿拉伯人、甚至據說還有孔夫子。不相信的話,各位可以去看看這幅圖畫上有穿著綠衣服,頭戴大頭巾的大胡子阿拉伯人就知道了。這幅畫本來是一幅本名叫“宗教教義辯論”的作品。

  (圖中17據說是孔夫子,5是阿拉伯人,右邊R一組是波斯人與印度人,身下還有白帽的黑帽的猶太人,拜火教和景教徒。)

  這位據說就是拉斐爾理解的孔夫子:

  還有什么例如雅典那個日行幾百里,跑的速度和距離據說超過馬和駱駝的馬拉松跑者。那個帶著三萬多的馬其頓赤腳步兵,用只能一次性投擲的標槍為武器,不停頓的一路奔跑和作戰,三五年內跨越了幾百種語言,幾千個城邦,幾萬個國族,實行了征服。建立了從今天的南斯拉夫到希臘埃及,以至于遠達中國的新疆西藏,席卷敘利亞和伊朗高原、阿富汗高原、印度河地區以及孟加拉海岸,據稱建立了一個文化流傳了上千年,橫跨歐亞非的世界帝國。而這位神話之王亞歷山大,他本人卻只活了二十來歲。

  實際上這一切事情在兩千年后,拿破侖曾經想辦,辦不到;希特勒辦不到;前蘇聯人在阿富汗想征服也征服不了;現在美國人以全部最新的現代化武器在伊拉克、敘利亞都辦不到。但是,兩千年前的標槍男亞歷山大卻非常輕易地辦到了,你們信嗎?

  其實這都是出自近代歐洲人非常低劣的文學虛構,可以看做胡說八道,用小學算術就可以破解,根本不可存信,誰信誰是傻瓜。

  但是它們仍然被信仰,僅僅是因為貼著西方權威的標簽而已。信仰這個東西一旦形成,就很難被理性改變。再加上西方那些以商業盈利為目標的大量的假考古和假文物,所以騙了世界上的許多人。

  但是,對不起,我不信西方這一套。

  由于我揭露了這些東西,讓一些假歷史不好教下去了,所以一些主流權威人物對我恨之入骨。但是你們來批啊,哈!來踩踏何新啊,他們卻做不到。很可笑,干生氣。于是,大名鼎鼎的知乎網竟然造出謠言,說何新這個人也是不存在的虛構,說什么何新是蜥蜴人,還弄出一張漫畫。好笑!

  我期待你們將來能做到,你們做到,就須針對我挑起的那些話題和論據,一一予以澄清和反駁,那么你們可以進步,而我則可以受教,我也會非常欣慰。

  我的格言是龔自珍那句話,但開風氣不為師。

  以后我準備多再捐一些我的書和資料給貴校,供你們研究及批判使用,批判而肅清流毒可也。

  實際上我應當感恩我們這個時代,感恩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若非生于當今這個時代,哪會有學術研究的自由?哪會有何新?

  說到底,何新算什么?光下之影而已,微不足道。不過是當代學界、文化界的一個匆匆的過客。

  各位可能知道我是一個信仰佛教的居士。我相信四大皆空、萬法皆空。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我不執著,所以,我也現在不太喜歡爭論。如果,有所爭論都是不得已。而以上所說可以算是我對自己的某種總結。也是我對自己心口如一的真實看法。

  哎呀!我已經很久沒有公開講過話了。今天應各位老師朋友們之邀說這么幾句。里面肯定又有很多荒謬的、錯誤的、流毒、觀點……希望大家批判。

  謝謝大家!

  (2020-11-13)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娱网棋牌步步为赢官网 四川时时彩app下载一Welcome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直开奖结果 广西快3彩票 bbin真正官网 深圳六合图库 推倒胡麻将胡法图解全图 572222一尾中特平 合买大厅首页竞技彩 足彩胜负彩精准预测分析 彩店宝彩票中奖了 bb视讯合法吗 秒速时时彩预测一点击进入 体彩合买什么意思 湖北11选5中奖之最 幸运飞艇赛车历史开奖直播 曾道人2021年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