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張志坤:中國應重點感謝的幾個反面教員

2020-11-20 17:19:17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張志坤
點擊:    評論: (查看)

  按:這是筆者在疫情期間所寫的一篇文章。當此接近年終歲末之際,庶幾還可博人們莞爾一笑。

  中國發展固然離不開正面的鼓舞與激勵,但更不可缺少反面的教訓,很多時候,來自反面的教育與教訓甚至比正面的鼓舞激勵還更起作用、更見效果,比如中國歷史上的近代時期,在促進中國人民民族覺醒方面,帝國主義侵略者大炮的啟迪作用甚至遠高于革命思想。也就是說,對中國發展進步而言,反面教員歷來不可或缺、值得重視。

  當前的中國也是這樣,最近一個時期,中國人民對全球世界,對中國自己,對當今中國同世界的關系等,都有了面貌一新的認識,同以往相比,認識在高度上邁上了一個新的歷史臺階,在深度上突破了原來的種種藩籬屏蔽,進入了一個新的境界。集中地體現在如下三點:

  一、看清了誰是對手敵人

  “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這句話深入人心、膾炙人口。其實,敵我問題也是國際戰略的首要問題。在當今這個世界上,如果不能正確地區分朋友和敵人,不能正確地認識對手是誰,敵人在哪兒,所謂“戰略博弈”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曾幾何時,一些中國人口中的“中國大外交”已經沒有“敵人”一說,這些人在無恥地扭曲“我們的朋友遍天下”的基礎上,把當今世界描述成為在美國領導下的大家庭,除了美國所指定個別幾個“邪惡軸心”以外,國際大家庭“一團和氣”,什么大家同住“地球村”,同是“地球人”,儼然乎個個都鄉里鄉親一般。當此之時,中國的這些“專家”、“學者”們起勁地叫喊,人類已經進入永久和平時代,中國的發展環境從未這樣寬松,戰爭的危險微乎其微,他們用盡各種手法使勁給中國人民灌輸天下太平、從此大家一概都是伙伴朋友,再沒有對抗、沒有斗爭、更沒有敵人的迷魂湯。那個時候,他們中一些人集中地把矛頭指向朝鮮,說朝核問題是中美關系最大或最后的障礙,只要踢開這個絆腳石,消除中美之間的這個“隔閡”,美國對中國就不會懷疑了,就更加放心信任了,就失去了借口,于是中美關系就能進一步增進戰略互信、深化戰略合作了。一時間,中國必須做“負責任大國”的呼喊聲響徹環宇,在北京的幾個地方幾乎到了鶴鳴九皋的程度??梢哉f,當代中國右傾機會主義一個具有實質意義的特點,就是抹殺敵我概念,從而為抹殺政治斗爭和階級斗爭奠定理論基礎。

  此前一個時期,上述中國當代的右傾機會主義理論在相當程度上影響著中國的輿論話語權,把中國思想學術天空搞得烏煙瘴氣,塵霾遮天蔽日,嚴重蒙蔽了中國的老百姓,嚴重干擾欺騙國家政府的決策與決心,這是造成中國戰略層面諸多被動不可忽視的思想理論根源。

  但是,現在,幾個反面教員刮起了強大的反華西北寒風,凜冽寒風風卷殘云一般,把中國上空的右傾機會主義霧霾吹得七零八落,使中國人民再一次清楚地認識到,中國有許多敵人,他們因此看清了敵人是誰,看清了敵人在哪兒,也看清了敵人都在干啥。也就是說,中國人民又把自己的敵情觀念找回來了,樹立起來了,這堪稱是一個偉大的歷史進步。

  二、認清了普世學說的真偽

  普世學說是以普世價值為核心一套完整的理論邏輯體系,這套理論體系其實只是西方資本主義的政治倫理,之所以能夠披上“普世”外衣,打起“普世”招牌,所挾不過西方世界做具有的社會優勢,因為西方在人類社會發展中看起來無可置疑的優勢,從而使其理論說教立足于高人一等的道德高地上,具有了不可撼動的權威性,也成了人類未來的昭示與根本出路。這就如同今天的中國,只要發財成了大款富豪,放屁都成真理,僅此而已。

  但是,如果歷史和實踐證明,秉承這套普世學說的西方社會實質上漏洞百出、危機重重的話,那么,這個所謂的“普世價值”也就將從道德高地上一個跟頭栽下來,失去理論的權威性,摔碎迷人的翡翠光環,變成一堆爛貨了,不要說有人還會將其視為未來與出路,就算眼下面對社會治理方案的選擇取舍,也會棄之如敝履。

  現在,以普世價值為核心的理論學說就遭遇到了一場百年未遇的歷史滑鐵盧,這就是當前以美國為中心的民主國家的全面危機。這場危機由新冠病毒疫情危機所引發,然后又同美國所固有的經濟危機相疊加,從而釀成了一場美國社會及資本主義制度的綜合性深度危機。

  現在,美國正在三大危機中掙扎,經濟金融危機,病毒疫情危機,種族沖突危機,三大危機糾纏在一起,強烈沖擊著美國社會,表現出驚人的破壞性與毀滅性,已導致美國社會發生嚴重混亂、分裂與對抗。在危機面前,美國當局應對乏力、行為乖戾,表現為完全的失敗,而所謂美國社會的自我修復與自潔自濾功能則不見蹤影??傮w而言,作為經典的資本主義,現如今美國表現為嚴重的社會失衡、制度失能、霸權失靈?;谶@樣的現實,人們已經深刻地認識到,所謂的民主制度,其實相當脆弱,遠不是宣傳的那么強大;所謂自由與人權,關鍵時刻也掉鏈子,也是負面資產與文化包袱,并沒有宣傳的那么“高大上”;一直神話傳說、言之鑿鑿的“美國例外”,其實一點兒都不例外,在重大災難面前,美國并不比別人強,許多方面甚至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美國民眾對美國制度與文化的信任與信心急劇衰落,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最新調查顯示,只有17%的人稱美國讓他們感到“驕傲”,而高達71%的人對國家現狀感到憤怒。

  面對這等情形,就連著名政治家德國總理默克爾都說出了前所未有的質疑。據報道,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法國《世界報》等媒體專訪時說,“迄今為止,我們不能百分之百地提供證明,自由民主模式正在樹立威望。這令我感到擔憂”。表現出了空前深重的“民主困惑”。

  這是啟迪全世界人民思想認識的活生生的案例,也是教育中國人民絕好教材。擺在中國人民面前的現實是,美國霸權強大無敵的神話破滅了,美國制度與社會優越性的神話破滅了,普世學說的真理外衣被撕碎了,墮落成為一個世俗而且還相當庸俗的流派。

  三、丟掉了中美關系的諸般幻想妄想

  長期以來,中美關系在中國始終存在的一個突出問題,是相當一些人存在嚴重的幻想妄想。

  人生常識告訴我們,幻想妄想相當頑固,不經過重大打擊或者遭遇沉重教訓,輕易難以丟掉放棄。國家之間的關系也是這樣。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社會積淀了無數對美國的幻想,也積淀了對中美關系十分嚴重妄想,其中最大的妄想,就是中國能夠在霸權的臥榻之側并且在霸權的默許下,實現民族的和平崛起與復興。

  但是現在,這一切都不可能了,美國霸權以其最真實的表現,給一切愛國的中國人上了生動、深刻的一課,基本上粉碎了他們對美國、對中美關系的各種幻想妄想。一些中國人過去曾指望“恐怖主義”能把中美聯結在一起,以為中美兩國能因為同受恐怖主義之害而同病相憐、結成什么反對恐怖主義的國際統一戰線;這次病毒疫情,相當一些中國人還是這樣殷切期盼,直到現在還說什么,“疫情本應給國際關系創造合作機會,有利于塑造像世界反法西斯統一戰線那樣的合作”,好像只要有個明事達理的總統當權,中美就完全可以再次結成“反法西斯統一戰線”、像二戰時期反抗日本侵略那樣結成同盟互相支援一般。

  現實無情地撕碎了這一切,在疫情危機的過程中,美國非但沒有向中國尋求合作,相反把打擊中國當做應對內外危機的主要手段,接二連三地發動對中國輿論攻勢、政治攻勢和經濟、文化、教育、科技等各個領域內的打擊攻勢,用盡一切可能的手段來羞辱中國。在美國的推動下,中美關系直線下滑,這是任何人都不得不承認的現實。

  在這等空前嚴重的打擊摧殘之下,絕大多數中國人都認清了美國霸權的真面貌,也認清了中美關系的本質屬性,他們因此完全懂得,中美關系其實就是對抗與斗爭的關系,這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也不是美好與善良愿望所能改變的先現實。大多數中國人現在完全知道,和平與發展不是靠善良愿望就能換來,也不能靠妥協退讓做交易,更不是外交談判磋商就能談出來、磋出來,而必須在自身強大實力和強有力的保障下斗出來、打出來,用老百姓的話說,就是必須“殺出一條血路”來。

  由此,一切愛國的中國人都明白這樣一個道理,祖國高于一切,國際政治就是國際上不流血的戰爭,現在,這樣的戰爭正在中美兩國之間激烈地進行當中,中國必須贏得勝利,沒有勝利就沒有中國的一切。為此,一切手段與辦法都必須服從和服務于這個目標;為此,完全可以不擇手段、無所顧忌,一切有助于中國實現這一目標的東西,不管任何人任何事情,一概都可以為中國所利用,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結成為戰略盟友,而一切有礙中國實現這一目標的東西,不管任何人、任何事情,都一概應予以鏟除消滅。這應該屬于戰略意義上的“絕對理性”,中國人民應該以這種近乎冷酷的“絕對理性”來掃掉一切有關中美關系的迷茫,徹底丟棄一切可愛但卻可憐的天真浪漫,徹底丟棄一切對霸權的幻想妄想,這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所必須的戰略覺醒。

  至于個別一些中國人無論如何也離不開美國,無論如何也丟不掉對美國的幻想,那也只能由得他們像秋后將死的昆蟲一般去呻吟了。從民族與國家的角度想問題、看問題,中國就必須同霸權做斗爭,不然就不能崛起復興;但我們還得承認,從個人或集團發財致富的角度想問題、看問題,中國就必須同美國搞好關系,不然就沒有出路。正因為這樣,所以個別中國人在中美關系上始終不能超然于小我而孜孜于眼下及少數人的得失,那也是事出有因,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實現上述這些方面驚人的覺醒,我們應該感謝誰呢?具體是哪幾個方面教員的作用比較突出呢?

  首先是病毒疫情的辯證屬性為中國所提供的契機

  凡事都有利弊兩個方面,任何壞事都有一定意義上轉化未好事的辯證,蔓延全球的疫情危機也是這樣。正所謂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蔓延全球的疫情危機對世界各國構成一場空前嚴厲的綜合性考試,誰考得好,誰考得不好,事實勝于雄辯,結果證明一切。

  中國是無可爭議考得最好的國家,不是“迄今為止”,即便此次疫情危機向后綿亙若干年,預計也沒有哪個大國可能在抗擊病毒、處理疫情危機方面可以同中國相比擬。這應該是全球都公認的事實。

  這樣一種結果完全不是出于偶然與僥幸,而是一個國家、一個社會、一個民族、一種文化綜合實力與核心能力的集中體現,如果疫情危機僅僅發生在中國,可能還沒有多大的說服力,但各國無一僥幸盡罹其中,則優劣立現,高下立判。事實證明,中國社會的穩定性、有序性十分突出,政府的治理能力相當優秀,中國文化中道德與道義邏輯更具人性特點,更契合人的屬性。這場危機成為證明中國的天賜契機,它證明了中國的政治優勢、制度優勢、社會優勢、文化與文明的優勢,也暴露了相當一些國家的丑陋本相。

  從這個意義上看,新冠病毒的確禍害了中國,但教育了中國,更給中國提供展示與證明自己一個十分難得的機遇。所以它應該算做一個很好的反面教員。

  其次是美國霸權當局的瘋狂給中國所提供的警示教訓

  霸權為什么在這個時期變得這么瘋狂,對內對外一概如此,這恐怕有深刻的政治、經濟與社會歷史原因,簡單地將其歸咎于特朗普之“特不靠譜”或者“川建國”之類,只不過是街談巷議的笑話,不可在嚴肅的思維與政治論述中當真。但霸權現如今處于歷史上最為癲狂的狀態,其未來充滿巨大的政治與戰略不確定性,這應該是不容否定的基本事實。

  這樣一個霸權產生了十分顯著的暴露效果,即通過其一系列野蠻的行為和行動,充分暴露了霸權的本色與本質,讓全世界人民再一次真實地看到霸權究竟什么樣,也讓中國人民再睹霸權的廬山真面目,這是我們這一代人有幸躬逢的一戰略大事。

  這樣一個霸權還產生了相當重要的顛覆效應,它的所作所為,顛覆了流行很久和流傳很廣的“美國夢”的神話,摧毀了一直以來言之鑿鑿的美國契約精神,打破了中美兩國“同舟共濟、殊途同歸”的傳說,粉碎了不想動武就想統一中國的夢囈,敲掉了“中美夫妻關系論”的牙齒,撕碎了“維護二戰以來全球秩序”的畫皮,等等。

  上述美國霸權范圍廣泛的顛覆活動起到了巨大的喚醒作用,使得相當多中國人如大夢初醒,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僅憑這一點,中國就應該給特朗普頒發一枚一噸重的大勛章。

  最后是中國公知集團以其昏昏而使人昭昭的喜劇效果

  筆者一直以為,在當今中國,最滑稽可憐的人群當以中國公知集團為最,這些人首先自己把“公知”二字糟蹋殆盡,接著又群體性跌進糞坑深度浸泡,爬出來后就渾身散發惡臭,除了能招引蒼蠅臭蟲之外,正常的人都避之唯恐不及,2019年以前中國的公知集團就已經成了過街老鼠。

  此次疫情危機的過程中,他們再次以各種丑陋的行動上演了空前的滑稽連續劇,讓中國人民觀賞一場接一場前所未有諷刺大戲。

  疫情之初,他們先是在中國刮起一場“道歉風”,要中國就疫情危機向世界道歉(參見筆者文章《讓中國道歉,這股妖風真是邪惡得很》);

  道歉風之后,他們接著又刮起了強勁的“黑暗風”,以各種形式猛烈鞭笞疫情之下中國的黑暗、無情與冷酷,滿地無主的手機,火葬場堆積如山的骨灰盒...在這樣的描述之下,一個草菅人命、無視人權的中國躍然紙上、活靈活現;

  在此基礎上,他們接著又刮起了“無條件援助救美國獲得認可”風。他們先是從所謂“不同言論”入手,打著“不同言論”的旗號,力爭所謂“批評自由”權,散布什么關鍵時刻美國就會前來拯救中國,等等。其矛頭還是指向中國的體制與制度。到美國深陷疫情的時候,他們又群起鼓噪,大聲疾呼中國應該無條件幫助美國,“救美國就是救自己”等等(見筆者《每次危機之后,美國都狠狠打擊中國》等文章),至始至終都同國外敵對勢力的反華攻勢相呼應相配合。

  可惜的是,這群公知所發起的這場攻勢卻很快遭遇大潰敗,因為他們所使用的彈藥根本都屬于假冒偽劣產品,完全不堪大用,結果沒有真正的對手出馬,只是一幫網絡上的小“后浪”們,就把這群道貌岸然的公知們打得落花流水,一敗涂地,如同喪家之犬一般。最近,有著名高校的教授跑出來為“公知”鳴不平,說不該將“公知”污名化。其實,哪里是別人將“公知”污名化,而是他們自己把自己搞得臭不可聞。他們在中國歷來打著“為民請命”幌子,好像只有他們才真正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一般,他們以前所販賣的政治藥方失效了,姑且情有可原,現如今這個“為民請命”的幌子居然被他們自己撕個粉碎,原來,他們關心中國及中國人民是假,關心關愛美國才是真情的表達,人們所看到的,不過是他們顛倒黑白、無中生有、無所不用其極地對中國的攻訐,而對美國他們卻從來都呵護有加。

  時至今日,甚至連他們自己也都明白,他們所發起的這場攻勢非但沒有見到任何一點他們所預期的效果,反而成了一場“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反轉滑稽戲。也就是說,在中國的疫情危機期間,中國的公知們以其笑話一般的存在,很好地啟發廣大中國人民的愛國情懷和,調動了廣大人民維護國家穩定的政治覺悟和責任感(見筆者文章《中國公知陣營遭遇一場政治滑鐵盧》)。筆者以為,在若干值得提及的反面教員中,中國公知們的作用最大最突出。這份“功勞”絲毫不遜于美國總統特朗普。

  歷史經驗屢屢證明,越是重大的歷史關頭,反面教員的作用越是不可或缺。因為中國要真正壯大起來,離不開危機的考驗錘煉,離不開霸權的打壓遏制,也離不開以公知為代表的對立勢力的反面教育,否則,就有可能成為溫室里生長的花朵,而這樣的花朵注定經不起風吹雨打,注定命不久長。

  正因為這樣,所以,許多中國人都熱切盼望特朗普能繼續當選連任,繼續執掌美國;也希望中國的公知集團能繼續發揮好反面作用。這里還不能不提及新冠病毒它老人家,疫情雖然是天災禍事,可是,通過全民抗疫,中國的的戰略收獲遠遠超過預期。

  須知,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精神武裝很重要,上述這幾個反面教員在強化中國人民的精神思想武裝方面可以說居功至偉,對此切不可忽略無視,必須大書特書一筆才說得過去。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娱网棋牌步步为赢官网 85567835317315147142380947258223297325572035780943396824119090554282318459730035831143584878884103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