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微博天下

微博謠言:中國政府承認麥克馬洪線,割讓藏南給印度(民國時期)?

2020-10-16 17:58:16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六扇門跑腿的
點擊:    評論: (查看)

  本文是《國家備戰印度,微博有人跪舔阿三,神馬玩意!》的續篇,而題目所指謠言,也在《國家備戰印度,微博有人跪舔阿三,神馬玩意!》里略微提到一次,本文打算稍微細致地解剖這個謠言是如何的無恥、無德、無行。造謠者,微博博主@杜建國,謠言全文:

  9月23日 12:49:

  ……

  “1959年之前,中印兩國關系很好,基本沒有邊界糾紛”;“問題是,1959年之前,中國基本沒有反對印度占有藏南。為何1959年之前不反對,之后突然反對了?麥克馬洪線緬甸段,中國也是基本承認的,為何印度藏南段就不承認了?這些問題都可以談,不必激化為邊界戰爭。”

  這就是謠言!

  哪一個中國政府在哪一年承認(基本沒有反對)印度占領藏南了?這個說法出自何處?追問杜建國,沒有回答。這是所有造謠者的通用嘴臉:世上的人,腦袋別著筋的多了去了,我只要造謠就有人信謠,哪怕一個人信,就能起我盼望的作用,我跟你解釋個毛線!

  那么為了辟謠,就有必要掰扯一下藏南、麥克馬洪線。

  十四世達賴喇嘛“宏愿”里的“大西藏國”,一開始是英國人操縱的印度政府(英印政府)為十三世達賴喇嘛炮制的,在1913年“西姆拉”會議上由西藏地方政府提出。當時的印度政府是英國人操弄的工具,說起來無辜,但是英國殖民者在二戰后臨撤出印度前,把對我國領土的無中生有的訛詐陰謀作為“珍貴的遺產”贈與獨立后的印度政府。而這些個無中生有的訛詐陰謀也成了現在印度視作命根子的“祖產”,也是冤魂不散糾纏我國的“合法根據”。“大西藏國”雖然“宏大”,阿三窩藏十四世達賴想攫取的預期的目標雖然豐厚,但是,這是一件很難辦到的事情。所以,阿三退而求其次,把割取我國藏南的“麥克馬洪線”視作命根子。然而,這個麥克馬洪線——把阿三侵略我藏南“合法化”的地圖上的線,實際上是個見不得人的東西,它在1913年被炮制出之后到1937年之間,根本不被始作俑之外的人所知——包括英國政府絕大部分人,也根本不為這期間的民國政府所知,民國都不知道有這么一條割占藏南的地圖線,那么@杜建國憑什么說“1959年之前,中國基本沒有反對印度占有藏南?”而且,“基本”什么意思?難道有中國政府認可這根地圖上的線?那么,這個政府是哪個?

  19世紀的英國對我國西藏,雖有貪欲卻不敢公然下手直接割占。原因兩個:西藏是它與另一個殖民帝國沙俄在亞洲擴張沖突的平衡點。它對西藏染指會遭到沙俄強力的反擊;再一個,當時的滿清政府在西藏還有駐藏川軍,多少讓英國殖民者有些忌憚。1904年爆發日俄戰爭,在英國的幫助下,日本慘勝沙俄落敗,沙俄在亞洲的擴張勢頭不得已收斂;武昌起義后,滿清崩潰,雖有民國建立,但是內地處于事實上的分裂失序中;駐藏川軍也是人心惶惶。因為這些大變動,英國也就敢于迂回染指西藏,為它爭取名義上獨立,將之控制為自己的囊中物。為此,英印總督明托去大吉嶺策動十三世達賴喇嘛發動西藏叛亂。

  十三世達賴喇嘛在得到英國支持的保證后,派達桑占東回西藏策動叛亂。西藏噶廈政府以十三世達賴的名義發布“驅漢”令,組織“民軍”,以達桑占東為總司令,圍攻駐藏川軍。駐藏川軍與外界聯系完全斷絕,在環境險惡狀態下以孤軍奮力一搏求存——與叛亂“民軍”奮戰將其擊潰,并攻擊拉薩大寺、以及十三世達賴喇嘛的父親的住地——堯西府,拿獲了達賴的眷屬。經尼泊爾駐藏代表居間調停,1912年8月達成?;饏f議,川軍封存槍支彈藥,由英國、尼泊爾官員“護送”川軍由印度走海路回內地。

  這些離開西藏駐藏川軍不知道的是,西藏一發布“驅漢”令,內地中央政府就出兵平叛:一路由四川都督/川邊鎮守使尹昌衡帶兵平定康藏叛亂;一路由云南都督蔡鍔領滇軍入藏支援。說起來西藏叛亂聲勢不小,但是,叛軍打仗能耐太次,敗仗連連,兩路平叛軍隊勢如破竹,到8月份西藏叛亂者已經大勢去矣。這時的英國政府反應強烈,要挽救這股叛國勢力,它以外交承認要挾,要求舉行由西藏代表參加的三方會議,重新確定西藏地位。當然還少不了要武力恫嚇,英國駐華公使朱爾典:

  “如果民國政府定欲征藏,繼續派遣征西軍前進,則英國政府對民國政府不予承認,且當以實力助藏獨立。”

  西藏不過是中國中央政府下屬的一個行政區,無論十三世達賴喇嘛,還是什么噶廈政府,里面的所有人都不過是當時民國政府的一些“國家干部”,他們和他們操持的西藏地方政府是沒資格作為一個國家性質的政治實體,參與英國提出的國際會議的。當時的北洋民國雖沒有杰出人才,但是明白這些事理的人還是很多的,不懼英人武力威嚇的也多,所以照會英國,嚴詞駁斥英國人的無理要求。然而,當時“總統”袁世凱可不這么想。他這個“總統”徒有虛名,不過是若干中國割據軍閥中實力最強的一個。要想震服別的軍閥,打仗不可少,洋人在外交上的承認也很需要。況且,此人上位“總統”之后,向洋人大筆舉債,英國人就是個大債主。英國人也仗著這層債主身份,要挾袁世凱。為了外交承認和對英舉債,經過一番外交辭令往復,此人居然順從了英國人,令平叛隊伍停止進軍,派員進藏與叛國者商量“和平”,一年多之后的1913年10月,派外交部官員去印度西姆拉與英印政府、西藏代表對等談判了。

  英國對這次會議的目的很明確:

  “西藏雖然名義上仍可保留在中國宗主權下的自治邦的地位,但實際上應使它處于絕對依賴印度政府的地位,而且還應該成立一個有效機構,以便把中國和俄國都排擠出去。”

  在會上,西藏“代表”按著英國人的授意提出“訴求”,最要緊的:獨立,獨立后的轄境——“東北以西寧所屬梅如崗立石處為界,然后沿東自馬欽繃然雪山的河水向東迄于黃河頭曲;東南以建昌的白塔為界”;“驅漢”,不許漢人大臣、官員、軍隊、百姓進藏,商人進藏經商須有西藏政府發給的執照。

  北洋政府接到西姆拉會場上的訊息后,電令談判代表,針鋒相對提出七條提案,否決了西藏獨立:

  (一)締約各方一致同意承認西藏為中國領土之一部分。對此,西藏政府與英國政府不得制造糾葛。過去中國對西藏之統治西藏仍需照舊予以尊重。對此,英國政府應作出承諾。中華民國允準不將西藏改為中國的行省。英國政府亦不得將西藏或西藏之部分地區劃入英國范圍。

  (二)中華民國政府得委派長官一人常駐拉薩,其權限與待遇仍按舊例;并得設衛隊2600名,其中1000名駐扎拉薩,其余1600名由該長官斟酌分駐各處。

  (三)西藏在外交、軍事方面均應按中國之指示辦理,非經過中國政府同意,不得與任何外國進行交涉。但根據1904年9月7日英藏條約第5款所載(并經1906年中英“藏印續約”所肯定),對英國商務委員與西藏官員會晤有關商務事宜等,不予限制。

  (四)西藏官員、百姓因心向漢方而身遭監禁,產業被封者,西藏允許一律釋放、給還。

  (五)西藏方面所提之第五項要求,可以進行商談。

  (六)前訂之通商條約,即1893年12月5日及1908年4月20日之通商章程條約,如需進行修改,應由締約各方按照1906年4月27日中英“藏印續約”第三款之規定商議修改。

  (七)關于中藏邊界,現附上表明大體界線的略圖一份。

  這七條對西藏叛亂者來講,就是戳心搗肺,當然要糾纏不休。這時,會議的操縱者英國人以“誠實掮客”身份拿出了折衷“公允”的方案:要獨立的“大西藏”分為“內藏”與“外藏”,金沙江以東的青海、甘肅、四川、云南等地的藏區算內藏,由漢藏共管;金沙江以西,西藏以及西康西部地區為外藏,保留中國宗主權地位,但是中國政府不得干預任何事務。這實際上還是搞西藏獨立。對這樣的“內外”分治,中國談判代表堅決抵制,但是卻不敢斷然拒絕——“袁大總統”指望英國的承認,指望英國人放債給他,得罪了英國佬,他們吃罪不起。這樣的首鼠兩端早被英國談判代表麥克馬洪看穿,極盡威逼壓迫能事,在1914年3月英國人提出內藏、外藏劃分的“調停約稿”共11條,迫令中方談判首席代表陳貽范一星期內答復。陳貽范被迫同意內藏、外藏劃分,但是對具體條款有異議。英國人同意在具體條文的措辭上作調整。經過英人修改過的條文要點十條,但是其中少了最關鍵的:西藏主權在中國。陳貽范堅決要求把這一點寫入,但是,英人只同意在條約附件中寫入,條約正文里拒不寫入。陳貽范堅絕不退讓,英人麥克馬洪以最后通牒方式威脅:如不同意,條文里有利于中方的條款一律刪去,英國直接與西藏地方當局定約。怕被袁世凱追究得罪英國責任的陳貽范在3月27日答應草簽:

  “畫行(草簽)與簽押(正式簽字),當截然分為兩事”,正式簽字“必須有訓令而后可”,我“將本日會議情形,即行電京,接有復電,立即轉達”,“如政府不認,尚可作廢”。

  陳貽范電告會議情形后,北洋政府的反應大大出乎英國人預料,28日北洋政府回電:

  “ 執事被迫畫行,政府不能承認,應即聲明取消。如英專員愿意和平續商,仍應接議,中國故不愿逐行停議也。英專員如何答復,速電外交部。”

  攛掇西藏獨立,沒門兒!也因為這個會議上陳貽范的草簽舉動,他被國內輿論罵個臭死。

  西姆拉會議并沒有討論中印邊界,因為英國政府清楚地意識到要中國割讓領土,一定會遭到中國的斷然拒絕;而且,盡管當時沙俄勢力在亞洲收縮,它能趁機鼓動西藏搞事情,但是它還不敢冒風險得罪沙俄直接割占中國領土。然而,英國的會議主持人之一麥克馬洪卻有這樣的心思,這位“邊疆派”人物,在西姆拉會議的會場外和西藏地方政府做了一筆買賣:重新劃分藏印邊界,把山南達旺和達旺以南、以東約9萬平方公里的廣大土地劃給印度,也就是藏南那一塊地方。作為對價,英國為西藏地方政府向中國中央政府爭取“中藏邊界”,并改變西藏同中央政府關系中的地位——也就是為西藏地方政府爭地盤,并使之獨立。這筆買賣在十三世達賴的理解是這樣的:如果英國人辦不到許下的承諾,那么藏南這片地方還是西藏的,他在那里該收稅收稅,該下什么命令就下什么命令;如果英國人替西藏爭取到了與中央政府對等的地位,那藏南就是印度(英國)的了。

  這樁買賣也只是英國人與西藏地方政府代表的私相授受見不得人,也無任何效力。如果能把這個買賣塞進英國人提出的“調停約稿”里,并被中國政府批準,那就可以見光了,有效力了。這樁買賣最后是在“調停約稿”的一幅附錄的地圖上以特殊的紅線體現出來的。這條紅線本來是西藏的邊界線,大部分是擬議中的“大西藏”與中國的分界線,但是紅線的南段卻呈弧線,標志的是印度與西藏的邊界線,把藏南劃到了印度一方。而為了把這條紅線瞞天過海,麥克馬洪把陳貽范等人的注意力吸引在藍線——“內藏”、“外藏”的分界上,引開中國談判代表的注意力,讓紅線南段的詭異弧線部分瞞天過海。這就好比一船的魚蝦里藏了一個叫麥克馬洪線的偷渡客。然而,百般算計后,北洋政府的強硬表態——拒絕英國人的“調停約稿”,讓英國的“調停約稿”成了泡影,成了一船臭魚爛蝦,那藏身期間的偷渡客麥克馬洪線也活活成了一具腐尸。

  滾刀肉一般的麥克馬洪并不承認現實,干脆背著中國政府代表,偷偷摸摸和西藏地方政府,依舊在“調停約稿”的基礎上做涂涂改改地“地圖開疆”,把那段詭異的紅線塞進了“調停約稿”里。但是西姆拉會議的所有“成果”既不不見容于中國,也不符合英國的全球戰略安排,所以也不敢呈報在倫敦的英國政府,所以幾乎不為人所知。就好似一船的的臭魚爛蝦和偷渡客的腐尸都砸在了英國人的手里。這個“不為人所知”可以用呂昭義《英帝國與中國西南邊疆(1911-1947)·<艾奇遜條約集>偽書與“麥克馬洪線”》里的話做個說明:

  “20世紀60年代被吵得沸沸揚揚的“麥克馬洪線”,其出身和來歷是一樁英國和英屬印度的“家丑”。

  西姆拉會議期間由貝爾和夏札(按:西藏地方政府分離主義頭子)秘密交易并經麥克馬洪與夏札背著中國談判代表秘密換文搞出來的劃分印藏邊界的紅線,它從產生的那一天起就是非法的。此后20年間,幾乎沒有人再提到這個“私生子”,更沒人給它命名,連麥克馬洪也三緘其口,諱莫如深。貝爾在其《西藏的過去與現在》一書中雖有所涉及,但也是閃爍其詞。1929年《艾奇遜條約集》14卷出版,只字未提“藏印邊界”。如果說,麥克馬洪、貝爾與夏札在西木拉會議期間曾做過非法的秘密交易,藏印邊界是這樁非法交易的一部分,那么,《艾奇遜條約集》的出版已把這個“私生子”連同《西姆拉條約》深埋在西姆拉的墳墓之中。英國和英屬印度從來沒有向西藏地方政府提出過“紅線”以南的領土問題。這片領土一直處于西藏地方政府管轄治理之下。英國官方、私人出版的地圖,如印度事務部地圖、國防部地圖、英國皇家地理學會地圖、泰晤士報社出版的地圖、英國百科全書中的地圖都是沿喜瑪拉雅山南麓的山腳標畫這一段中印邊界的。1934年4月中國上?!渡陥蟆烦霭媪艘徊恐袊貓D集,也將這片地區標在中國境內。

  經過國內外正直的史學家們的艱苦工作,事實真相已大白于天下:所謂“麥克馬洪線”,乃是西姆拉會議召開20多年后由一批英國和英屬印度官員采用編造歷史、銷毀證據,甚至出版偽書等不光彩的手段制造出來的。”

  沒有任何合法性的麥克馬洪線,中國政府都不知為何物的麥克馬洪線,中國怎么去“基本沒反對”?造謠者,微博上的@杜建國造這個謠的目的,情理中的推測和咖喱、飛餅關系莫大,不知該不該打聽,咖喱多少勺,飛餅有幾張?

  然而,就是這個藏身在西姆拉會議臭魚爛蝦堆里的腐尸后來又被英國人和后來的印度政府扒出來當成個寶貝供起來,這是有個故事的:1935年,英國探險者華金棟潛入西藏被抓獲,西藏地方政府向當時正在拉薩訪問的英國駐錫金政務官威廉森提出抗議。在處理這一事件中,英印政府外交和政治部副秘書奧拉夫·卡羅在檔案中發現了西姆拉會議的一些文件,以及麥克馬洪與當時西藏談判代表倫欽夏扎之間的秘密交易的換文??_從中得知了這條“麥克馬洪線”。經由此人鼓噪,整個英國政府掀起了一個給死人(麥克馬洪線)上戶口(合法化)的運動(真不嫌埋汰)。首先是銷毀1929年版的權威的《艾奇遜條約集》第14卷,因為上面只字未提西姆拉會議以及麥克馬洪線,英國政府把1929年版的《艾奇遜條約集》14卷收回全部銷毀,以1937年偽造出版的《艾奇遜條約集》14卷魚目混珠冒充1929年版;其中加入了西姆拉會議會場外,麥克馬洪與西藏談判代表間的那筆交易——腐尸麥克馬洪線;再接下去就是修改地圖——官方、私人出版的地圖。這場精心策劃的大規模造假運動雖然處心積慮,但是,英國人畢竟不能只手遮天,被收回銷毀的1929年版《艾奇遜條約集》14卷還有五本留存于世,見證這一次無恥、卑鄙的政府級別的造假,其中一本就收藏于我國北京圖書館。

  英國政府敢這么干,有兩個“權重”不大的原因:當年與它爭奪亞洲的沙俄垮臺了,繼承者蘇聯處于帝國主義國家的包圍中,哪能和它爭奪西藏?蔣記民國因為美國人的攪局,一場熱熱鬧鬧的幣制改革成了一個自己無法收拾的爛攤子,最后付出了法幣捆綁于英鎊、美元的代價后,才在英美的挾持下勉強支起了架子,經濟被英美綁架了。當然后來還有更重要的原因:日軍橫行中國后,兵鋒更向東南亞、南亞次大陸挺進。英國人發現,很有必要把麥克馬洪線作為一個戰略邊界線,根據這條線切割中國領土建立對付日軍的防線。所有這些原因加總,英國人“給死人上戶口”就勢在必行,也更急迫地放手切割西藏。但是,如前說,西藏地方政府承認麥克馬洪線、割藏南給英國人是有前提的:要幫助西藏“省”升格為西藏“國”,英國人并沒辦到,西藏方面對英國人是抵制的;而且當時在西藏攝政的熱振活佛也是偏向中國中央政府的,所以,英國人的努力并不順當。到1947年英國人從印度撤退前,它僅僅在德讓宗、瓦弄以及一些部落地區使用武力驅逐藏官,建立起哨所。而這樣的結果,還是西藏地方政府內部有叛國者想要向英國購買武器對抗中央政府,和英國做出的交換。但是藏南重鎮達旺和大部分部落地區,還是由西藏地方政府管理。與之有秘密交易的西藏對麥克馬洪線事實上也是不承認的!為了達到目的,在1943年,英國還打算拉上美國搞動作——“承認西藏有同其國家交換外交代表的權利”,這就是在策動西藏獨立。但是,這個打算只是對英國有好處,美國可不愿只為他人作嫁衣裳,英國人的打算成了泡影。

  1947年,英國撤離南亞次大陸,但是在這里卻為中國埋下了地雷??箲鹌陂g,英國有求于蔣記民國出兵,為印度安全做擋風的墻與日寇對陣,作為回報,與蔣記民國簽定《關于取消英國在華治外法權及其有關特權條約》。該條約規定,過去中英雙方訂立的條約中,有損于中國主權完整的地方,此后由雙方依照公認的國際法原則與國際慣例重新商議。1948年,蔣記民國向英、印(度)、巴(基斯坦)三國提出廢止“中英續訂藏印通商章程”。英國回復:由于它已經退出南亞次大陸,所以廢止條約事情向印、巴兩國商議。巴基斯坦沒二話,答應廢止該條約;但是,印度卻撿起老英國的盔甲和砍刀兇像畢露:

  “印度政府自成立之日起,即認為以前所有英屬印度與西藏所定條約的全部權利和義務皆由該政府所繼承;印度與西藏的關系應以1914年西姆拉條約及其通商附則為準,至于1908年中英續訂藏印通商章程則早已停止施行。”

  阿三不光要繼承和英國在西藏的一切特權和利益,還要把英國政府都不承認的、毫無法律效力的西姆拉條約強加給中國,當然,也包括這堆臭魚爛蝦中的那個早死腐臭的死尸——麥克馬洪線。這樣的印度就是微博上@杜建國口中說的:“原本有好的國家”?

  1947年11月,西藏地方政府在印度獨立后首次致信尼赫魯,要求歸還察隅、瓦弄、白馬崗、珞巴、門達旺、不丹、錫金、大吉嶺和恒河北岸各地以及拉達克至葉爾羌邊界等一大片西藏領土。尼赫魯對此置之不理。

  從以上文字可以看出,中國被印度侵占的領土有沒有百萬平方公里?這個,灑家沒概念,不過無論如何,這個印度的貪婪不次于沙俄!這樣的印度居然是微博@杜建國鍵盤上的“本來友好的國家”!而且,這么多的領土被阿三占領,這個造謠者還在鍵盤上敲打:“1959年之前,中印兩國關系很好,基本沒有邊界糾紛”!

  嗯,無恥、無德、無行,可做此人身份證。查考此人過往的一些微博,聯系他對印度的溢美諛辭,這個造謠的微博博主杜建國把印度說成是“本來的友好國家”的本意,除了吃了咖喱與飛餅的可能之外,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想凸顯中印關系搞僵、到敵對的責任在新中國,當然更在于新中國的開國領袖毛澤東。然而,印度的自供狀已經招認了,它就是要宰割中國,就是要和英國一樣做中國的太上皇!它就是中國的死對頭!那么,中印關系中的諸多麻煩,難道是新中國造成的?難道是新中國的開國領袖造成的?這個造謠者杜建國,為什么起勁兒的給阿三說好話洗地?以情理而論,應該是咖喱、飛餅吃到嘴了!而且更不排除他在侮辱毛澤東!他既是印度侵華占臺、鼓噪者,又是一個卑鄙的侮毛者!

  走了一條狼——英國,又冒出一條冒充大尾巴狼的印度,蔣記民國也是有些怒不可遏了,再次重申、宣布:沒有中國政府同意的英藏西姆拉秘密協議是無效的。也就是說,對麥克馬洪線不承認,絕不割讓藏南!

  北洋民國、蔣記民國,都有賣國的斑斑劣跡,但是在西藏問題上立場還是正確、堅定的!這個微博上的造謠者——@杜建國張嘴就來:“1959年之前,中國基本沒有反對印度占有藏南。為何1959年之前不反對,之后突然反對了”,這是真真的無恥!

  此人不僅造謠,還對說出歷史真相的網友扣帽子、打棍子,看如下微博:

  10月12日 18:04

  功成身退李舜臣:承認麥線?那政府就會比袁世凱還不如,人家袁世凱政府再不行,也知道《西姆拉條約》是不能簽字的,麥克馬洪線是不能承認的。

  10月12日 18:09

  杜建國微博:果粉史盲,你們少美化袁世凱、蔣介石,民國軍閥們為了內戰根本就置西藏于不顧。是新中國與民族團結、政協、1951年17條協定的新思想,才讓西藏回到了祖國的懷抱。

  我們切掉它在這條微博里后半截肉麻的包裝,只看這句話——“果粉史盲,你們少美化袁世凱、蔣介石”,怎么說了歷史真相就成了“果粉”?就是“史盲”?這個嘴臉和武漢日記女動輒給人扣“極左”帽子的嘴臉何其相似!扣帽子的本質這還是在給他的“命根子”打墻筑壘——1959年之前“中國基本沒有反對印度占有藏南”。中國“基本沒有”反對印度侵略中國藏南?呵呵,禮義廉的杜建國,和汪姓武漢日記女一樣一樣的!(待續)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娱网棋牌步步为赢官网 256675940686117705544692623154856725111201766307066775102842885094547546079076095543485892756241502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