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資訊中心 > 反腐

與孫小果對視的那一刻,他知道,成了!

2020-11-15 15:10:57  來源: 中央政法委長安劍   作者:記者
點擊:    評論: (查看)

  “我去過泰國清邁。”蔣彪不經意間說了句。

  他身子斜靠在椅背上,顯然,這個動作讓他很舒適。他將擦手毛巾往桌子上隨手一丟,“清邁的碼頭很熱鬧,碼頭上有人認識你。”

  毒梟依萊抬起頭,打量著對面這個人。這人個不高,大頭,圓臉,舉手投足間官氣十足。

  作為糯康集團的頭目之一,大風大浪依萊也是見過的??蓪γ孢@人,穿著制服,兩杠三星……他到底啥來歷?他到底知道啥?

  他,有些慌了。

  誰能想到,他竟然冷漠到把尸體……

  蔣彪,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六大隊民警。

工作中的蔣彪

  他,有一身過硬本領,從警三十余年,赫赫戰績讓他在同行中遐邇聞名,“湄公河慘案”“3·01昆明火車站暴恐案”“孫小果案”等大案要案的偵辦,都有他的身影。

  “一有案件就興奮,破案的日子就像過節一樣!”五十多歲的他,是個徹徹底底的工作狂。

  “案子一有了新進展,我就跟打了雞血一樣!”

  蔣彪沒有夸張,在偵破林某殺人碎尸案的時候,這針“雞血”,整整持續了一個月。

  2015年,云南昆明一女子失蹤。經過排查,一名可疑人員進入警方視線:一男子穿著女士長裙、戴著披肩長假發,分多次將受害人十幾萬元的存款取走。警方立即控制了犯罪嫌疑人林某,并在他的出租屋內,找到了失蹤者的血跡。

嫌疑人喬扮成女子取走受害人的錢款

  然而,面對這些證據,林某卻一口否認和他無關。他要么不說話,要么說“你們說和我有關系,可是她人呢?”

  只有拿出更多的證據,才能讓林某坦白認罪。

  根據林某的活動軌跡,蔣彪調取了女子失蹤前后的大量視頻監控資料。他和專案組熬紅了雙眼,終于在海量視頻中發現了林某的身影——他在商店買了鍋、刀、砧板等作案工具!

嫌疑人去超市買作案工具

  審訊的過程,是個拉鋸戰。和許多人想象的不同,蔣彪的審訊并不是“暴風驟雨”的強勢出擊,而是攻心為上的訪談式接觸。整整一個月,林某對蔣彪逐漸放下戒備,心理防線逐漸化解,開始供述自己的作案過程。

  “我們都以為他藏匿了尸體”,錄完口供的蔣彪對同事說:“誰能想到,他人已經冷漠到,把尸體切成小塊,一塊一塊的放在油鍋里炸!”

  氣憤過后,他長舒了一口氣,被害人的在天之靈終于得到慰藉了。

  與孫小果對視的那一刻,他知道,成了!

  2018年7月中旬,孫小果在一起故意傷害案中被抓,跟20年前一樣,他依然覺得他的母親能“搞定一切”。面對辦案人員,孫小果露出跋扈、不屑、對抗、老練的神態。

  但他沒想到,這次遇到的,是蔣彪。

孫小果

  蔣彪記得,第一次在看守所里見到孫小果時,對方仔細地看他,想看清楚他是誰,告知相關情況后,孫小果又仔細地翻看他的相關身份證件,然后斜歪在椅子上,神情不屑,或閉口不語或反問質疑。

  然而,再十惡不赦之人,也有軟肋。孫小果的軟肋就是他的女兒。

  蔣彪跟孫小果聊了很多次,發現孫小果非常嬌寵自己的女兒,外面再飛揚跋扈,但面對自己的女兒時孫小果始終呈現著最柔弱、最慈愛的一面,“天上的月亮摘不到,不然他女兒要月亮都會摘”。

  一次審訊中,蔣彪問孫小果:“咱們換位思考,如果有人凌辱、強奸你的女兒,你會是啥感受?”

  聽到這一句話,孫小果突然抬起頭來,他的雙眼充滿了氣憤,下意識的開始搖頭,拳頭不自覺的捏了起來。他嘴動了動,卻一個字也沒說。

  雖然孫小果啥也沒說,但是只那一眼,蔣彪表就知道,孫的心理防線,已經攻破了。

  在法庭上,一向跋扈的孫小果說:“我的警官曾問我,如果有人這樣對我的女兒會怎樣?我知道我錯了,我向受害者道歉!”

  “套路”毒梟,打開湄公河慘案偵破口

  2011年10月5日,發生了湄公河慘案。2011年12月,糯康、依萊等主要犯罪嫌疑人被抓獲。面對審訊,犯罪嫌疑人始終不肯開口。

  蔣彪被委派審訊湄公河慘案三號人物依萊。接到任務后,蔣彪一周都無法合眼。毒販都是奸詐狡猾的,如何才能讓他開口說話?

  蔣彪心生一計,決定先“迷惑”對方。

依萊

  第一天審訊開始前,蔣彪和同事對審訊室進行了重新布置。他穿戴整齊,表情嚴肅地走進來。

  進屋后,立刻有一位民警幫他拉開椅子,開始給蔣彪斟茶倒水。

  作為頭目的依萊也不是普通人。在金三角作惡多端這么多年,形形色色的人他都見過,也懂 “讀心術”。他看著眼前這一幕,猜著對方到底什么來頭。

  蔣彪在椅子中找了個舒適的位置,接過民警遞過來的擦手毛巾,跟翻譯說:“告訴他,我去了泰國清邁,清邁的碼頭很熱鬧,碼頭上有人認識你。”

  依萊一愣,他覺得對方這個人派頭十足,好像是個大官;并且去過清邁,竟然還調查了碼頭,看來對自己的事情了解很多,怕是已經掌握了很多證據了。

  此時,他又看見了蔣彪衣服上的警銜,他誤以為蔣彪是上校軍銜,為了證實這一情況,依萊向翻譯詢問:“蔣彪是上校嗎?”

  翻譯機智地向依萊說:“他馬上要升了。”聽了翻譯的話,軍銜少校的依萊開始畏懼蔣彪的身份,有些松口了。

  另一邊,蔣彪也著手開始“撬開”犯罪集團中“狗仔”、“小弟”的嘴巴。這些人不是犯罪計劃的制定者,卻是執行者。為了保命,他們就把自己所執行的行動全盤托出。

  此時的依萊,被捕后心態已然接近崩潰,又對“高官”蔣彪開始產生畏懼,特別是見到“小弟”們一個一個反水,誤以為蔣彪已經掌握了大量證據,自己也開始繃不住了,將糯康給他的指示逐漸吐露了出來。

  依萊的認罪供述,為全案偵破撕開了突破口,也為首犯糯康的成功審訊奠定基礎。一場大戲,讓他以為自己是“被出賣”的、最后一個說的,可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卻是幾大頭目里第一個招供的。

蔣彪

  從警三十余年,蔣彪作為主審偵查員,經手的大案要案有兩千余起。而回首自己這三十余年,他最大的收獲卻并非那些獎章和獎狀。

  他永遠記得,自己剛工作做片警時,為了摸清轄區內每一戶情況,說出每一人姓名,不分白天黑夜走街串戶。

  他永遠記得,在1988年新年鐘聲即將敲響的夜晚,轄區張奶奶端著一碗熱騰騰的雞湯進來,說,小蔣啊,我燉了點雞湯,你快喝了。

  他永遠記得,在偵破一起暴恐案件時,案發現場有一具女尸,她伏在地上,身體呈爬行狀,手伸向前方,指著一個治安崗哨臺。

  他永遠記得,自己從警校畢業時的初心,也是現在肩上的使命。

  “如果說收獲,我覺得更多的是收獲一份從容。”他說。

  “接觸陰暗的東西太多了以后,當你看到陽光的時候,你會覺得特別燦爛!”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娱网棋牌步步为赢官网 57670166459989471230416657346942500584313704677354642721595069323591414622573974178616613540112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