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轉基因

諾貝爾得獎者的噩夢:基改CRISPR對人類和自然界的可能性危害

2020-11-18 14:56:40  來源: 人民食物主權論壇   作者:侯賞
點擊:    評論: (查看)

  Alfred Nobel或許能夠看出其中的諷刺意味。這個獎項是以炸藥發明者和世界上最大的炸藥廠之一的創始人的名字命名的。而2020年的諾貝爾獎被授給了研發出基因工程技術CRISPR-Cas9的研究人員。

  這項技術的一部分應用就有可能給自然界和人類社會帶來炸裂性的影響,因此它被稱作“基因炸彈”。

  CRISPR這項技術本身并不是一項發明,它是能使細菌識別病毒的一個自然機制。獲獎者J. Doudna和E. Charpentier在2012年發表了一篇論文,論文中介紹了一種能夠人為創造細菌特征的方法,并且還增加了使其能夠切割DNA的編制(construct)—Cas9,即與Crispr相關的系統(a Crispr associated system)。

  風 險

  該設計能夠使基因工程人員識別出有機體DNA中的特定點,在這個點引入CRISPR-Cas9就可以切割DNA鏈。比如,這樣的話,基因學家就可以阻止基因表達,并且引入一種可以產生新轉基因有機體的新的遺傳物質。

  起初,相較于無法控制外來基因材料被插入部位的方法,CRISPR似乎是一種更為快速、準確的基因工程技術。但沒過多久,一些研究人員就發現,CRISPR并沒有像被過度宣傳的那般精確。

  雖然CRISPR可以到達和改造有機體基因組中的特定位點,但這項技術也改變了基因組中的其他位點,有產生“脫靶效應”的可能,甚至出現在目標位點外清除或重排長序列的現象,這有可能帶來引起嚴重疾病的變化。

  2018年,Karolinska研究所的一項研究(頒發醫學諾貝爾獎的組織)認為,用CRISPR這種基因工程技術去操縱人類細胞,然后將其引入人體,可能會增加人患上癌癥的風險。其它的科學研究已經證實了CRISPR在動物、植物和人類細胞中使用能夠引起的一系列潛在有害影響,以至于哈佛大學生物技術先驅George Church在2019年稱CRISPR為“鈍斧”(a blunt axe),它的用途是“破壞基因組”(genome vandalism)。

  自2012年該項技術被公開發布以來(盡管不久之后與另一家宣稱自己才是CRISPR技術發明者的美國團隊發生了激烈的專利糾紛),它就很快被認證,并被應用于大量的實驗中。這些試驗是在植物、動物、人體細胞甚至人體中直接進行的(在中國的一項非法試驗中,它被用在了孕婦的身上,其中至少一個孕婦生了雙胞胎)。

  危 險

  Doudna和Charpentier從該項技術的專利中獲得了百萬美元的利潤,還發展了一些衍生產品和公司或者在其中有經濟收益。

  美國政府給其國防研究局(DARPA)劃撥了6500萬美元,專用于“安全基因”(Safe Genes)項目的開發,以保護美國免受其他開發人員利用CRISPR開發的潛在生物武器的影響。然而,生物武器的開發與如何防范生物武器研究之間的界限是模糊的:這個項目也可以被用來開發生物武器。

  該項目資助美國和其他國家開發一種使用CRISPR改變性繁殖物種遺傳規律的 “基因驅動”應用,從而生產出在這些物種中占據統治地位的基因。例如,操縱基因使只有男性能夠出生,這樣很快就能使一個物種滅絕。

  雖然Bill Melinda Gates基金會資助了同類技術的發展,但他們不提生物武器方面的內容,而只努力強調該類技術聲稱在健康項目中的潛力。聯合國曾試圖叫停這個風險的的應用,但蓋茨的錢讓這一想法破滅了。

  CRISPR—基因炸彈的諾貝爾獎得主Jennifer Doudna本人也曾表示,CRISPR有十分危險的用途,她甚至提及希特勒向她索要CRISPR運算法則的噩夢。由DARPA和Gates基金會資助的項目以及拿人類當作對象的相關試驗超越了基本的倫理、生態和政治的界限。此類技術的發展應被禁止。

  行 業

  對人類的一個更為直接的威脅是,跨國公司要求商業推廣為農業和畜牧業制造的基因編輯(新轉基因)植物和動物的壓力。

  基改行業上演了一場欺騙性的運動,其目的是讓人們相信像CRISPR這樣的技術產品不需要進行生物安全評估,或者至少應該比現有的評估更為寬松。它們已經在美國、阿根廷、巴西、智利、哥倫比亞、巴拉圭、洪都拉斯和危地馬拉等國家這樣做了,這些國家是基改農業綜合企業的應聲蟲,并且還與美國簽訂了條約。

  利用新冠疫情造成的信息不足和限制,基改行業正在更多國家推進監管改革。出于La Via Campesina和其他組織的抗議和集體訴訟,迄今為止,歐盟已經成功阻止了與生物安全條例相關的修改。

  CRISPR和所有形式的基因編輯給環境和人體健康帶來了新的風險,因此與基改行業的宣稱相反,現有的生物安全法規是完全不足的。這些新形式的基因操作絕不能接近我們的食物鏈系統或進入更大的環境。

  作者簡介

  Silvia Ribeiro是一名記者,同時也是位于墨西哥城的ETC Group集團拉丁美洲部的主任。她是包括地球工程和生物技術在內的新興技術領域的著名講師、作家、編輯和教育家。

  —END—

  文章來源:GMWATCH,

  https://theecologist.org/2020/oct/22/nobel-prize-gene-bomb

  翻譯&責編|假面生

  校對|侯娣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娱网棋牌步步为赢官网 8087473689369266272239768489708038690225397769431790163625370219565714232841175495355662233185558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